Tag Archives: 摩登平台官网地址

2021
09-20

  新华社北京3月19日电(记者王茜)司法部19日起就《水下文物保护管理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     修订草案送审稿增加了水下文物保护的禁止条款和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内的限制措施;借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水下文化遗产公约》,明确规定禁止商业性打捞。     修订草案送审稿还明确了水下文物考古发掘、涉外水下文物考古调查发掘两项行政许可的主体、程序、办理期限等内容。     同时,修订草案送审稿还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让文物活起来的精神,增加水下文物利用的内容。     社会公众可以在2019年4月18日前,通过登录“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等方式对修订草案送审稿提出意见。   

2021
09-15
2021
09-14
2021
09-12
2021
09-09
2021
09-06
2021
09-02
2021
08-27
2021
08-11

  11月5日,首都师范大学发布讣告,著名学者、教育家、书法家、京剧艺术家、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欧阳中石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11月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告别仪式定于11月11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     欧阳中石在各个领域建树颇高,书法达到一定造诣,2002年荣获了书法界最高奖项,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唯一的书法教育特别贡献奖,书画家启功评价他:“ 三百年来无此大手笔,自董其昌后无第二。”     他还是京戏票友,师承“ 奚派”创始人奚啸伯先生,用毕生心血积累了一整套“ 唱”的法则……然而,欧阳中石却用“少无大志,见异思迁,不务正业,无家可归”16个字评价自己的一生。新京报记者专访欧阳中石的奚派弟子、北京京剧院的张建峰,追忆恩师欧阳中石过去的点滴。     书法教育讲究“德”     2005年10月12日,中国载人航天飞船神舟六号成功发射。这一天,与神舟六号一起遨游太空的,还有7幅书法作品,其有一幅是这样写的:“翔天�宇云霄外,探赜通玄掌握中”,这幅书法作品的作者就是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先生。     欧阳中石擅长多种书体,其中以行书为最,他的书法师从吴玉如,又以历代书法名家王羲之、王献之、王�为宗,他的行书作品以圆转代替方折,以简省的笔画代替繁复的点画,又以勾、挑、牵丝来加强点画的呼应,于温润凝重中显遒劲,秀美跌宕中见洒脱。     1981年,欧阳中石被调到北京师范学院(现为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系,走上了书法教育之路。在他的带领下,1993年,首都师范大学书法研究院创建了中国书法专业第一个博士点,他是当代书法学科建设重要开拓者。除了教授学生字体结构、行文运笔的专业书法知识外,欧阳中石还特别重视对学生文化修养的培养。给学生上课时,他经常做个比喻,摆了一个天平的姿势,一端是“德”,一端是“ 学”,他告诫学生,如果“德”高了,做学问的心态等各方面自然会沉得进去。     “如果没有传统文化的素养,很难成为一个优秀的书法家”,欧阳中石生前曾说,书法是小道,必须有传统文化的根基,才能创作好书法。身为书法大家,难免会在各种场合题字,欧阳中石生前为人题字会从文化背景考虑,比如给一个屋子写字,这个屋子有个特点,有莲花、竹子,他就紧扣莲和竹的主题,莲的特点是不染,竹的特点是有节,所以就写了“不染节高”。     欧阳中石的奚派弟子张建峰也想学书法,师父没有立马教,而是让他先学点文化,多看一些书,真正写字是好几年之后才开始的。     与奚啸伯师徒情谊深厚     9岁时,欧阳中石对京剧产生兴趣,尤其喜欢模仿京剧名家奚啸伯的唱腔。在济南上中学时,因为同学的哥哥是戏院经理,欧阳中石经常利用这个便利到戏院蹭戏听。一天,欧阳中石到一位票友家做客,随口唱起了奚啸伯的京剧名段《白帝城》,里面出来一个人问欧阳中石“跟谁学的”,欧阳中石说,“从唱片上学的”,接着又唱了一段奚啸伯的《珠帘寨》。对方说,“你跟我学吧”。当时的欧阳中石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在别人提示下才知道,对方就是奚啸伯,立马跪下磕头拜师。     欧阳中石虽未按惯例举行拜师礼仪,可是二人的师徒情谊多年来却很牢固。在奚啸伯的精心传授下,欧阳中石对奚派艺术有了深刻理解。1957年,奚啸伯排演了京剧《范进中举》,广受好评。数年后,为了把这出戏磨成精品,欧阳中石受老师委托重写了两段唱段,一直传唱至今,成为这出京剧中脍炙人口的名段。作为奚啸伯的嫡传弟子,欧阳中石曾长期协助奚啸伯先生工作,对“奚派”艺术的完善有着重要贡献。同时,他还把京剧作为一门学问,举凡京剧的历史渊源、音韵、各派艺术特色及表演实践等都有专门的研究,创获颇丰。其见解刊载于各种报刊、文集。     而关于师徒二人的情谊,还流传着一个故事。奚啸伯对朋友十分大方,和别人吃饭经常抢着买单,虽然挣得不少,但也抵不住大手大脚的开支,经常囊中羞涩。欧阳中石就想了一个办法,给师父写信说家里有人生病,求助师父每月接济10块钱。奚啸伯想也没想,每月给弟子家里寄钱。等师父下次再没钱的时候,欧阳中石就将师父之前寄来的几百块钱如数归还。     追忆恩师:习得他的文人气、谦逊是财富     口述:张建峰(欧阳中石的奚派弟子)     我最后一次见师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前,他因为脑溢血一直处于卧床状态,意识上已经不太清楚,家人帮助他锻炼。之前我们去看他,跟他聊天,有时候能看我们一眼,我们心里已经很满足了。     师娘今年10月底刚去世,差不多相隔一周。师父虽然昏迷了很长时间,但我觉得他真的放心不下师娘。老两口特别恩爱,互相尊重,今天一听到师父走的消息之后,我觉得是师父放不下师娘。     我是2000年正式拜师欧阳中石先生。我们梨园界有个习俗,拜师需要有见证人。当时正好是纪念京剧大师奚啸伯先生的活动,在一个大的会议厅里,全国的京剧名家像梅葆玖先生、谭元寿先生、刘雪涛先生等都在,趁这个机会,我的师叔奚延宏(奚啸伯之子)就操办了这个拜师仪式,我非常幸运。但其实1999年我就跟先生学戏了,到现在整整20年。     师父一直跟我说,要学习他的书生气,舞台上的老生就是这样。比如他平常走路的姿态,如何与别人交流,这种日常的生活状态就带有一种文人气质,我就可以学习下来带到舞台上。这20年的熏陶,是一个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财富。     师父算是一位严师,见了我基本没有夸过,特别严厉,但是他经常当着师娘的面夸我,这些我都不知道。他有次还因为看到电视上正播我的一部戏,总是看电视导致和师娘打麻将输了。跟随师父的这20年,看到师父接触到各种大家,我也学习到他待人接物的谦虚态度。他修养很高,做什么都谦让,这是我学到的最大财富,他是真正的先生。     新京报记者 滕朝

2021
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