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
相關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答疑解惑 >> 學校教育篇 >> 正文內容

怎麼幫助無心上課的學生學習《弟子規》?

文章簡介:

問:尊敬的老師們:我是一名會計,有三個孩子。學習《弟子規》一年多,現在每個星期五的晚上,在增江南區做助教,負責教六年級和中學。因為學校規定家長必須陪同孩子一起上課(家長在家長班上課),所以大部分中學生是被迫來上課。學生們上課時都擺一副「撲克」臉,忙著私下回覆SMS(短訊),上課神情、眼神總是很茫然。我的正教老師(應該就是帶班的,主負責的)常很用心的教,講很多古聖先賢的故事。但我總覺得學生沒有feeling。(就是上課的時候好像沒感覺,不是很入狀況的樣子。)是否因為我們講課都用五千年前的例子,所以現代學生不能感受到?中學生的自尊心很強,認為待人禮貌友善會沒面子,「撲克」臉才cool。請問我們應該怎樣改善教學方法?可以引用現代故事會比較貼切嗎?

我們也有給一些功課學生做,要他們寫學習《弟子規》的心得,但是總有一部分學生不配合。其實我們和學生一星期只見一次面,每次一個半小時,所以很難見到學生的進度。有些學生則來了幾次就不見蹤影。我們總感覺到很挫折、無奈,又不知該怎麼下手幫助那些可憐的孩子。敬請老師們多多指導,無言感激,謝謝。

答:這個問題,是一位家長,她也從事傳統文化的教學推廣工作。我們在這裡看到,她是一名會計,然後還有三個孩子,所以在家庭、在工作上,其實負擔就已經很大了,但是她還能投入《弟子規》教學的奉獻工作中,所以這位家長非常令我們佩服。

確實這個時代,傳統倫理道德的復興,是我們這一代成年人應盡的責任。這些教誨沒有傳,那下一代不知道會變成怎麼樣?那往後的子孫,那真的就見不到光明,不明是非了,那整個家庭、社會就不堪設想。所以這個時代,我們要有這個使命,「捨我其誰」,共同來承擔。

而這一位母親在家庭、工作這樣的狀況,都能夠義無反顧的來幫忙。尤其我們從她的問題當中,可以感覺到她對這些孩子們非常有愛心跟使命。所以當下這樣的心境,以至於這樣的付出,就是給她的孩子最好的身教。她心量大,我相信她的孩子心量也會大,而「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問題中提到,她負責的是青少年:六年級跟中學生。而參與課程的孩子,她提到,大部分是被迫來上課。這個被迫來,說實在的,因為中學生、青少年,忽略倫理道德教育比較久,一開始帶點強迫,這個也很正常。他肯來了,能聽懂幾句話對他的做人做事有所啟發了,都是好的。因為中學年齡,對傳統文化不是很了解,你說孩子一下子就能夠認知到,也不容易。所以家長能帶著他一起來,也等於是家長他有這樣的認知。家長能來,家長在上課當中,他就慢慢懂得要以身作則,要循循善誘;而這些中學生在聽課當中,能幾句聽進去、故事能記住,應該對他的心性也會有幫助。我們不可能期待他一下子就完全接受,認真聽課。有這個期待,可能就會有失落。「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不可能要求孩子十三四歲了,一下子能夠完全認同,完全專注來學習,不大可能哦。

「而學生們上課的時候,都擺著一副撲克臉。」那當我們看到孩子撲克臉的時候,是很難受,還是反而更憐憫他們?假如我們難受,是因為我們有一種希望,就是他們都很專注、很歡喜的來聽我們講課,都給我們擺一張笑臉。我們有這個期待了,當看到撲克臉的時候就很難過嘛。我們所以難過,很多時候來自於「求不得」。假如我們來上課以前,就當作所有的人都會是撲克臉,我們是這樣的心境來,那假如看到兩個不是撲克臉,我們就特別高興了,「哦,你看,還有沒有撲克臉的。」沒有那種期待,沒有那種希求,可能就不會太難受了。

因為我自己一開始推傳統文化的時候,也曾經到警校去講課。那些是已經在當警察的了,都是警官。他們這個撲克臉,也不輸給這些孩子的撲克臉。所以那時候幾百個警察坐台下,也不知道我這個年輕人要幹什麼。都晚上了,工作了一天已經夠累了,七點多還得上課,所以他們坐下來的第一句話,就直接在台下講了,「還上課啊?都這麼晚了。」我連一句話還沒講,他們這個話就已經撲上來了。

那我們可以選擇不受他們影響嘛,我們可以選擇不受撲克臉影響,我們可以堅定信念嘛,我們知道祖宗的這些倫理道德,一定可以利益他的人生嘛。我們堅定這個信念了,傳遞這一份真誠了,慢慢的他們可以感覺得到這一份真誠,也可以理解到,確實祖先這些教誨,對他的人生、家庭有莫大的幫助。說坦白話,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他們其實也是有很多困擾,只是他不知道老祖宗這些東西能解決而已。他是不了解,他並不是不接受。結果後來上了兩個小時,我給他們鞠個躬,說今天跟大家講到這裡。他們從一開始說「還上什麼課」,到兩個小時之後,好幾個人一起講說:「你別下來了,你就在上面繼續講吧。」所以,用我們一個真誠的心,慢慢的這些情況都能夠轉過來的。

而我們看到這些孩子,他眼神都是很茫然,就代表這些孩子雖然挺大了,但是他們的人生是沒有目標的,沒有立定志向的。甚至於茫然的眼神,往往是看到電動玩具了,看到這些聲光刺激了,他們就一下變得有精神了。其實看到一個茫然的眼神,就可以體會到,現在的孩子很多都變成欲望的奴隸了。所以他頻道都是跟這些刺激、放縱、享樂有關,一下子要接到聖賢頻率上,他必然有一個過程。我們不希望他的人生繼續茫然,繼續做欲望的奴隸,那大家要有信心,邪不勝正。我們要把聖賢的智慧、正氣傳遞給他,讓他把頻率慢慢的接對。而且,真的能救一個,讓一個撲克臉變成真正珍惜聖賢的文化,有一個孩子真的轉過來了,都是功德無量。我們不要一下子期望,第一堂課就所有的人都轉過來,這個也是不大可能的。

那問題當中也提到,就是感覺這些孩子好像沒有feeling,沒有在這個課程狀況之內。因為他那個頻道還沒有接上,慢慢,我們相信,人性本善,還是可以把他的冰融化掉。

我自己有一個姐姐,不是親姐姐,也是在教學的一位大我幾歲的長輩,她教學也非常用心。她教一個女孩,苦口婆心給她開導、勸導,這個女孩都是用仇視的眼神看著她的老師。我們要冷靜,你都是為她好,她為什麼仇視看著你?顯然那個仇視不是對你嘛,是因為她的人生已經有很多埋怨、很多不幸在其中,所以你別著了她那個相。她十幾年過來,呈現出這樣的結果,你讓她要一下子轉成笑臉,那也有點強人所難。她以前是得不到很好的關愛、很好的引導,她才變成這樣,你現在用心真誠的去教她,那就是種新的種子了,她以後會結好的果子。

就好像我們今天從事農業工作,這一棵樹已經沒有栽培好了,今年長出來的都是不好的果子。你總不能灰心啊,它只是把一個情況呈現出來而已。所以今年長不好,不代表明年長不好。只要往後的這一年好好的去栽培它,可能明年就是好的果子了嘛。我們什麼時候都要順著自然思考,不能有得失心在裡面。

結果她教的這個女孩,後來還休學。休學的時候,老師還到她們家去開導她。連到她們家,那個仇視的眼神還沒變。所以我也很佩服我這個大姐姐的耐心。後來過了幾年,這個學生也結婚了,剛好在一家紅茶店工作。而她的老師的學生(那個時候的學生,過了幾年以後的),剛好到這家茶店喝茶。結果當她看到這些學生穿著校服,「哦,就是我以前那個學校的學生」,然後一跟她們聊,得知她們就是她老師現在在教的學生,她就很激動了,了解到老師現在是教哪一班。

結果她就帶著先生,帶著孩子(那個時候結完婚已經有很小的孩子),就一起去看老師。她聊得非常高興,那個時候那種仇視的眼神已經沒有了。聊完以後,還跟老師講說,「老師,我可不可以單獨跟妳在校園裡走一走?」就跟老師約到操場上,想單獨跟老師聊幾句心裡話。然後要聊以前,還說,「老師我可不可以牽一下你的手?」就這樣師生兩個在校園裡漫步。最後要離開的時候說,「老師我可不可以跟妳拍張照?」她說,「我拍這個照,要放在床頭,常常看。」

所以真心,都是一顆真實的金剛種子,它都會種在孩子的心田。但是什麼時候發芽成長?那有很多因素在其中。所有的付出,絕對不可能白費掉。那至於往後這個孩子的發展,除了我們用心之外,還要考慮他自己的造化,包含他的家庭狀況。所以我們不要在乎現在孩子好像很酷,很沒有feeling,這個倒不用太罣礙。

這裡又提到,「講課的時候都是五千年的例子,現在的學生是不是不能感受到?」其實這個問題可以先問自己:我們自己在讀這些古聖先賢的例子,有沒有感動?假如我們有感動,那學生也會感動。其實小孩應該比大人更容易感動才對。我記得每一次聽閔子騫的故事,或者講閔子騫的故事,基本上是沒有一次不流眼淚的。我現在是練出來了,眼淚只在眼眶轉,不滴下來。因為滴下來會影響講課狀態,所以練讓它轉,但是真的都感動。因為這些故事,它是至德的流露,這種至性的流露,一定會超越時空,會感動現在的人。我是感覺到說,這些故事是可以講的,而且要先感動講課的老師自己。能感動自己,講出來才能感動別人。

而這裡也提到,「那能不能用現代的故事來講?」可以的。我們可以古今中外的故事融合在一起講。讓他效法古人,也效法現在的人。故事方面,大陸山東電視台的「天下父母」,這個節目就做得非常好,有非常多榜樣的例子。所以只要有心,都是做得到,現在人也有人做到。包含中國這幾年特別重視道德教育,所以有非常多道德模範的表揚,跟事例的讚揚、宣導,這個在網路上都找得到。就是推舉各種包含孝道的,包含守信的、見義勇為的這些道德模範,大家可以上網去找這些資料。包含自己國家的例子,像馬來西亞,我們相信也有很好的例子可以收集。而且,只要是跟倫理道德相應的,古今中外都可以。而且我們這些例子多了,引人入勝,學生聽了會津津有味,進而會效法。

我記得自己在帶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只要看到一些契機點,我就會跟他們講故事。有時候我就說道,「我有一個朋友怎麼樣怎麼樣」,透過這些成人的人生經歷啟發他們。結果學生聽到都說,「老師,你到底有多少朋友,怎麼會有這麼多?」因為每次開頭說,「我的朋友怎麼樣怎麼樣」,他們就覺得怎麼會這麼多?而且,都是舉很好的例子,那也同時告訴同學們,要「友直、友諒、友多聞」,我們交的這些都是有德行的朋友,才能夠增長自己的道德學問。所以現代故事是可以的。

而裡面又有提到就是,「孩子們自尊心很強,他們覺得待人禮貌友善是沒面子,反而擺得很酷才好。」當然孩子他們會覺得酷很好,可能是受「魔王」影響。這些電視、媒體,包含演藝人員,對青少年影響還是大,他們奇裝異服的很多。我有時候看連「金毛獅王」都出來了,那個髮型真的會嚇人。所以這些青少年觀念的轉變,還是有一個過程。

尤其中學生都很會思考,跟小學生不一樣,小學生單純,你跟他講什麼,他吸收什麼。中學生你愈是用填鴨式,他有時候反而反彈。有時候講些話,讓他去思考。比方,「你今天到一個新的班級,或者到一個新的團體,每一個人都擺一個撲克臉給你。你剛到一個新的班級,也是比較緊張、忐忑,所有的人都給你擺個撲克臉,你覺得好嗎?還是你到這個新的班級,很緊張,很多同學笑著對你講,哪些東西放在哪裡,你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去使用,你有什麼不了解,儘管問我,不要客氣。那你覺得是撲克臉好,還是很熱情的幫助你好?你是會尊重那個撲克臉,還是尊重那些真的很愛護你、真的很設身處地幫你的人?」

講到這裡就好了,你不要又下個結論:當然是怎麼樣嘛!年輕人就是,現在這個年齡很奇怪,你愈叫他一定要怎麼樣,他好像心裡面不知不覺就「我偏不那樣」。這個年齡,就讓他自己想通,自己去做。你點到這裡了,應該他可以想得通的。「敬人者,人恆敬之;愛人者,人恆愛之」,我們要能得到別人的愛敬,首先是我們有這個愛敬的心去待人。怎麼可能是用冷漠去待人,而能得到尊重跟愛護?這個跟道理不合啊。

而且,自尊心不是求來的。人家尊重我們,是我們做出來的行為值得人家尊重,哪是擺一個臉給人看,能得到別人尊重?這個都不符合邏輯了。一個人之所以尊貴,不是因為他有多少錢。這個您都可以跟這些青少年設問:「一個人他家裡非常有錢,可是他很傲慢,他脾氣很大,你尊重他嗎?你喜歡他嗎?」所以是因為他的行為尊貴,他才值得尊重。不是因為他今天有錢、有地位,或者擺什麼臉,人家就尊重他。這個都可以讓孩子自己去感受,去思考。

接著再提到的是,「讓這些孩子有一些作業回去做,有一些做了,但有一部分不配合。」其實,有些孩子被家長帶來,很可能在態度、行為上,有一些偏頗處了。這個班裡面可能有很認同的,可能有問題學生,這個應該是正常的狀態。那從班級上來講,這些好的同學,我們多讚歎。「見人善,即思齊」,讓這些孩子看齊,他的一種志氣、善良,可以由這些好的同學去帶動。而這些有狀況的青少年,特別敏感,所以我們去肯定好的,他去效法好的;我們去罵那些不好的,他們就很敏感。一下子否定他了,可能他那種消極的情緒就會出來。所以面對這些孩子,還是要很有耐心,循循善誘。我們不可能一下子要求他,從學校什麼都不配合,到這裡完全配合,這也不大可能。所以還是要有耐心。他有一點進步了,有一點配合了,我們就肯定他那個部分,也是要慢慢慢慢把他牽引過來。而且在這個肯定的過程,多鼓勵,不要太急於求成。

當然,除了多鼓勵孩子之外,家長的學習還是很重要。因為孩子有狀況,跟他的家教鐵定有關係。而這個班都是要求家長要來聽課程,所以有機會也要跟他的家長溝通一下。而且也要期許家長,他自己身教真正做得好,會感化他的孩子,也會帶動他的孩子來學習。然後,跟家長溝通完之後,就親師更好的來配合一下。

這裡又提到說,「有些孩子來了幾次,就不見蹤影了。」所以人生還是要隨緣。他走了,你還一直在那裡很難受,這也影響自己的教學、自己的心境了。

我記得七年前,我在海口跟大家交流《弟子規》。後來有一些家長,一些參與的成人,他們也有意願來教學。所以我們每個禮拜,跟這些有志於弘揚文化的同志們聚會一次。我有跟他們交流一個心境:跟大眾交流傳統文化,每一次要當作最後一次教。為什麼?可能這一個人今天聽完,下一次的緣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說不定剛好今天聽完,明天他就從海口搬到成都去了,是吧?他就不一定有機會再聽了。非常珍惜人與人的緣分,把每一次都當最後一次來教。

我們這樣的心境去教,那樣的眼神、那樣的言語,我們相信聽課的人可以感覺得到,孩子也會感覺得到。雖然這孩子上了幾次以後,可能因緣變化他沒有來了,但我們相信,老師這一份教學的存心、態度,會印在這些孩子的腦海裡一輩子。所以別罣礙,我們還是安住每一次的機會,隨緣,盡心盡力去做,就好。

而且,放下了,別罣礙,珍惜每一次因緣,珍惜這些每次來上課的家長和孩子,社會大眾都在看,以前上過課沒來的人,也在看,當這些孩子學得愈來愈好,可能後來沒來的孩子看到以後,他的家庭觀察到以後,往後再來學習的機會,也會再出現。所以我們把當前的緣分好好的去發揮,也是成就往後更好的因緣。不能是:走的,你擔心;當下的,也沒有辦法用心去教。那社會大眾一看,也不怎麼樣,反而後面的緣,就不能夠愈來愈殊勝了。

最後有提到,「我們感覺到挫折、無奈,不知該怎麼下手幫這些可憐的孩子。」除了剛剛跟大家交流的這些心境、方法之外,也要多跟這些青少年溝通一下,了解他們現在的思想狀態。因為教學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叫因材施教。我們對他們的思想、心態都不是很了解,會不會有一點雞同鴨講?愈了解他們在想什麼,愈能因勢利導。你跟他們多溝通了,孩子的很多語言,您也比較了解,有時候講講幾句他們熟悉的語言,他們覺得老師很了解我們現在的狀況。

包含他心裡面,尤其這個年齡的孩子就是,「老師跟我們同不同一國的?」他們很在乎這個。所以您很了解他們的狀況,適當的用一些他們慣用的言語,跟他們打成一片,就更好去引導。但是那個打成一片,不是隨波逐流。他們一些錯誤的言語,我們不去用,是用他們能夠接受的言語,而且又是對的,去跟他們談。你不要為了跟他們打成一片,跟這些青少年勾肩搭背,這也不妥當。


【字體: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