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
相關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答疑解惑 >> 傳統文化學習篇 >> 正文內容

「學一句,做一句」怎麼理解,怎麼去做?

文章簡介:

問:請問「學一句,做一句」怎麼理解,怎麼去做?

答:有一句話大家都比較熟悉,就是「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什麼時候有進退呢?我們在接觸學問的時候心態不對了,就在退步。比方說,我們學這一句,「各自責天清地寧,各相責天翻地覆」,這句話給誰做呢?因為我常跟一些朋友在交流的時候,一下課,他們很激動地跑到前面來:「哎呀,蔡老師啊,這節課怎麼沒把我先生帶來,這個課他最需要聽啦;哎呀,我兒子怎麼沒死拉活拉把他拉來,太可惜了,他最應該聽這一節課。」所以聽到很多朋友都覺得身邊的人要聽,只有一個人不用聽,大家知不知道是誰?就他自己不用聽。所以當是這樣狀態在學習的時候,那他全部拿著這些道理去要求誰?要求別人。淨看別人的不是,那他的學問已經在下降了。

孔老夫子講:「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君子遇到事情的時候,這個「諸」的意思是「之於」,君子求之於自己,我自己哪裡做得不好。「小人求諸人」,出現什麼事情,都是他錯,都是他們的錯,都不是自己錯。諸位朋友,誰是君子,誰是小人?一個人首先要看清自己才能看清別人。我們二十四小時跟自己相處,對自己都看不清楚,我們能真正看清別人嗎?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當我們自己都不好的時候,我們去評論別人,人家接受得了嗎?所謂「欲論人者先自論」,我們學了以後都去評論別人,會起反效果。真正自己做好了,才有資格去說別人。可是說實在的,道法自然,我們自己真做好了,你不說別人,都已經感動別人了。因為正己自然可以化人。

可是我們現在還沒正己,急著先去化人,人家不能接受。君子跟小人就在我們的一念之間,反省自己,君子;指責別人,小人。這個句子在《論語》裡面很多,我以前讀《論語》的時候都是這麼讀的,君子、君子、君子……(想到自己);小人、小人、小人……(想到別人),讀顛倒了。所以君子跟小人都在講自己,「君子喻於義」,時時都想著我的本分,我的道義是什麼;「小人喻於利」,小人時時都想著我的利益是什麼,他不會先替別人想。我們學習的心態是先自己做,這個態度一對,後面才對,一開始方向錯了,怎麼學都不得其門而入。

這裡講到「學一句,做一句」。假如我們學了不做,那就變成知識,積累了一大堆知識,對自己的心靈會不會有影響?會哦。「不力行,但學文……」,《四書》背了不少,「素富貴,行乎富貴」,念得很好聽,「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吃的清茶淡飯,「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孔子的話他都背得很熟,然後青菜豆腐端給他,說:「紅燒肉在哪裡?」他還是要吃大魚大肉,真正清淡的日子他過不了,那他念出來的句子會讓人家噁心嘛。人最看不下去的就是說一套做一套。所以我們學了而不做,不就變成說一套做一套了。

而且積累多了,我們就不要說道德學問了,光是學歷而已。學歷跟道德學問現在不是劃等號,學歷是代表知識技能的積累比較多,不是道德學問比較多。而知識技能積累了都容易傲慢,我們曾經聽說,在北京有一個招聘啟示,上面一塊牌子寫著「清華、北大免談。」大家有沒有聽過這個例子?企業家為什麼貼出這個廣告?就是他們在很高的學府裡面,還沒踏出社會,傲慢心已經增長。因為他學的知識沒有用在生活、沒有用在服務人群,甚至於他學知識都只想著要去幫他賺錢。曾經好像也是在很高的一所學府,學生有寫到:年薪六萬以下免談。他還把老闆fire(解雇)掉了,他還沒踏出校門就覺得我可以把老闆給fire掉。假如你是老闆,你敢用他嗎?

所以「學一句,做一句」,才能真正提升自己的學問,而就在做的過程當中,心境會提升起來。當心境一提升,你再重新看經典,悟處會更多。所以一個人為什麼智慧能不斷增長,最主要的他是依教奉行。他真正去實踐,他的心境契入以後,恭敬的心、謹慎的心會用在一切處,這是把這一句教誨內化成他的存心,那他就得大受用了。你只是學沒有做不可能內化,變口頭禪了。

舉個例子,《弟子規》說,「執虛器,如執盈」。他那一段時間一直就在「執虛器,如執盈」。他端著杯子,慢慢的他的謹慎度形成了。他走路也好,做任何一個動作也好,他謹慎恭敬的態度就形成了,你看這一句經文能得多大的受用。「冬則溫,夏則凊」,體恤父母的需要,當體恤父母的心內化以後,這個孩子的一生已經立於不敗了。為什麼?他不管從事哪個行業,都是服務人群的行業,他懂得體恤人,觀察入微,他已經立於不敗,他幹什麼都會用心去體恤他服務對象的需要。

《弟子規》展開來每一句,都跟這個孩子往後的家道有關,都跟他往後經營事業的成敗有關。為什麼?因為每一句只要他去落實,他那個心性、心境就形成,真正把《弟子規》落實在學校裡面,十年、十五年、二十年之後,我敢跟諸位老師們保證,您的學生一定會回到學校,拿著禮物,謝謝老師:「我念大學、工作的時候,我處事待人接物跟我的同學不一樣。他們都問我,你跟誰學的?連我的主管都說,你對領導都很恭敬,在工作的時候也勇於去熱心幫助同事,你是跟誰學的?」這時候你的孩子、你的學生就可以跟老闆說,「我老師教我《弟子規》,『己有能,勿自私』,要多去幫助別人。」當我們老師、家長,能以孩子的一生為考慮來教導他,那這個孩子不知道能少走人生多少的彎路。

這個是「學一句,做一句」,而且這個做不單是動作當中的做,更重要的是整個心境要契入。位女士,她就做「父母呼,應勿緩」,給她女兒看,做了好一陣子女兒沒有多大變化。「我已經做了,怎麼我的孩子還沒有對我恭敬?」當我們以後落實《弟子規》,我已經做到了,怎麼我的學生、孩子還沒有感動?當我們遇到這個情況的時候,怎麼應對?這個時候我們應該提起的是「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這些經句、道理,它已經五千年了,不知道有多少祖宗都印證過了,我們不能去檢討經典,要檢討自己做得不夠徹底。所以這位女士又往自己最根本的心地去反思,孟老夫子說:「學問之道無他」,就是這一顆心啊,「求其放心」,真心是真誠的,不會應付只做動作,心沒有真恭敬的時候就是應付。她反思到雖然媽媽一叫我,我馬上就跑到她跟前去,可是當我說,「媽,有什麼事嗎?」我的內心有不耐煩在,孩子可以感覺到我們是真是假。反思後真正去做了,真幹了,轉變心境,真恭敬她的父母,孩子很敏銳,感受到了,後來女兒轉變得也比較快。所以我們「學一句,做一句」從根本的心地下手。


【字體: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