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
相關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下載區 >> 電子書坊 >> 媒體信息 >> 正文內容

家庭百科報群書專刊_李越老師演講

文章簡介:

不学礼无以立

——《礼记治要》的和谐生活

海口孝廉国学启蒙中心校长  李越

中华文化包含着五伦、五常、四维、八德,简单扼要,明了清晰,历久弥新。文化是我们民族的灵魂,教育是文化之生机,故安身立命,教学为先;创业齐家,教学为先;建国君民,教学为先;礼义之邦,教学为先;稳定和谐,教学为先;国丰民安,教学为先;太平盛世,教学为先;长治久安,教学为先。无论是家庭、团体,还是社会,都要把教育摆在第一位。而人伦道德的教育更是重中之重。

礼的内涵

五常,即仁、义、礼、智、信,是做人的常道。人弃常则妖兴,坏习气、坏毛病、劣根性就会猖獗,妖兴则起四贼。史书上载,后稷教导人民如何种粮,人民得以生存。吃饱穿暖后,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尧王开始担忧了,“使契为司徒”,教人民“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这五种人伦秩序。当人没有接受教化时,不知不觉言语、行为、思想可能会偏离道。纵然有人的外表,内心已经变得不干净了。所以人不学不知道,人不学不知义。

在中国历史上,古圣先贤如何教化人民的?“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人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三皇行道无为而治,五帝是以德治天下,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以仁治理天下。到了春秋战国的时候,仁没有了,还有义,孔老夫子形容春秋是礼崩乐坏的时代,所以夫子周游列国,其目的是希望推行仁政,恢复周礼。

秦朝霸道,义礼不讲, 15 年亡国。汉高祖刘邦代秦统一中国,掌权之后,一度废礼从简,导致朝廷群臣饮酒争功,一片混乱。于是高祖又请儒生治礼,入朝时,见群臣有序站立,肃穆庄严,才感受到帝王的尊严与国家的庄重。汉武帝独尊儒术,建立礼制,用礼来维系一个国家的安定、和平。儒教礼制一直延续到清末。故中国被称为文明古国、礼仪之邦,由来久矣。

礼是道德的最后底线,失则天下大乱。今天,我们要从礼开始去做,把礼找回来。礼中最珍贵的,是恭敬心,就是对人的尊重,是敬人。不仅对人要尊敬,对事要认真负责,对万物也要恭敬。《曲礼》第一句就是“毋不敬”,即无所不敬。而今人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傲慢、随便、放纵。所以古德说,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诚敬心要像穿针引线一样,一丝不苟。

汉代大儒郑玄注曰:“礼者,体也,履也。统之于心曰体,践而行之曰履。”体是心,履是实践,内在的修养要借由外在将它体现出来。当我们与人照面时的一个微笑、一句问候,传递的是善意与温暖,即便有过不和,我们的这个主动招呼,也能使不愉快的事情烟消云散。当人与人之间彼此能够尊敬,人际关系哪有不和睦的?

体,就是在心地上下工夫。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格物有穷究事物道理、纠正行为之意,也有革除物欲之意。当欲望不断降低的时候,良知显现,烦恼清,智慧长。自然待一切人就会诚意正心。体之落实,就是利他、利民、利国。透过礼的修养,来正性情、和万物。

《曲礼》说,“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道德仁义,假如没有礼就没有办法完成。我们讲道德仁义很抽象,好像看不见、摸不着,要透过礼来修养。德是什么?德的根本是孝,孝要从哪里做起?从《弟子规》的“入则孝”做起,将我们的道德在日常生活中落地生根。教训正俗,教育、教化、风俗,没有透过礼,它就不周详、不完备。纷争辨讼、是非曲直,没有透过礼来断定,就不能明辨是非,无法做出判断。君臣上下,父子兄弟,假如没有五伦的关系,就会失去本分,失去道义。

礼之功用

“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者也。”

礼的功用,首先是确定亲疏关系,五伦关系没有确定,就会伦乱义失,家不成家,国不成国,天下大乱。

决嫌疑,就是判定事物的嫌疑。“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女长父不可以抱之,子长母可以抱之。祖可以弄孙,父不可以弄子。父亲是天,母亲是地,父亲表尊严,母亲表慈爱。假如父母跟孩子没有距离,嬉戏玩耍,孩子就学不到尊严,学不到礼敬,跟人相处就会随便轻慢。《孝经》说,“圣人因严以教敬,因亲以教爱,圣人之教不肃而成。”礼缘情而作,人有七情五欲,礼是要我们的情感有所节制,不能无限度地发展。《中庸》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礼就是告诉我们,言语行为要有节制、分寸。

别同异,就是分辨事物的差异。中国古人非常注重名分,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所以,做人要有名分。

明是非者也,是非曲直怎么明辨,需要规定、制度、办法、手续等告诉我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怎么做。

《礼记》告诉我们,“夫礼之于正国也,犹衡之于轻重也,绳墨之于曲直也,规矩之于方圆也。”秤、绳、墨、规、矩为基本之器,有此基本之器,方能成就万器。礼就像这些基本之器。孟子曰,“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礼,刚济万事,雕琢六情,内正性情,外守规矩。

礼之意义

礼是人类言行的规则。假如没有这个规则,就如墨子所说的,一人则一义,二人则二义,十人则十义。依据自己的好恶私欲行事,正是人与人冲突的根源。

礼在佛家叫“戒律”,在儒家叫“礼”,在今天来讲,就是“科学的办事精神”。出家人早晚颂戒律,时时提醒检讨自己。我们说早晚读《弟子规》,也是在提醒检讨自己。科学的办事精神就是我们待人处世接物,守规矩,守秩序。所以说戒没了,佛就没了;《感应篇》没了,道家就没了;礼没了,儒就没了。

“儒”者,人之所需。生命维持需要食物、阳光、水分、空气。而人的精神领域需要人与人之间的彼此尊敬、和睦相处。规则不是人为制造的,它来自天地的运行秩序,《礼记·乐记》中提到,“礼者天地之序也”,“序,故群物皆别”。天空中的日月星辰运行不悖,大地上的山海平原高下相宜,春夏秋冬四季生生不息地在旋转。假如我们违背,人类就不可能生存下去了。圣人承天地之德,效大地之法,顺四季轨迹而制礼作乐,符合天道又合乎人情。大礼与天地同节。朱夫子讲,礼者,天理之节文,人事之仪则也。在天表现在自然万象的规律,在人就表现在生活的点点滴滴,所以礼的范围非常广博。大到国家的典章制度,小到我们生活的穿衣吃饭,行住坐卧,包罗万象,无所不包。所以孔老夫子说,安上治民莫善于礼。

《礼记·经解》中说,“故朝觐之礼,所以明君臣之义也。聘问之礼,所以使诸侯相敬也。丧祭之礼,所以明臣子之恩也。乡饮酒之礼,所以明长幼之序也。昏姻之礼,所以明男女之别也。夫礼,禁乱之所由生,犹坊止水之所自来也。故以旧坊为无所用,而坏之者,必有水败,以旧礼为无所用,而去之者,必有乱患。故昏姻之礼废,则夫妇之道苦,而淫辟之罪多矣;乡饮酒之礼废,则长幼之序失,而争斗之狱繁矣;丧祭之礼废,则臣子之恩薄,而倍死忘生者众矣。聘觐之礼废,则群臣之位失;诸侯之行恶,而倍畔侵陵之败起矣。故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使人日徙善远罪而不自知也,是以先王隆之也。易曰:‘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谬以千里。’此之谓也。”

礼仪起到的是防微杜渐的作用,如同防洪筑堤。我们不希望人类遭受灾殃,必须要以礼节之,要以礼防之。所以礼是用来护佑我们的。婚姻之礼废,则夫妇之道苦。为什么?男不忠,女不贞,同床异梦。《礼记·昏义》告诉我们:“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今天离婚率不断上升,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后代子孙在不健康的家庭当中成长的挣扎和痛苦。

“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古人用教化,让人在不知不觉当中迁善改过。好像口中含了一颗糖,不知不觉就化了,人心不知不觉就得到了滋养。“使人日徙善远罪而不自知也。”“君子慎始,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这就是提醒我们,时时要有一颗慎重心、恭敬心,才不至于不知不觉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最后连命都没有了。礼就像卫生防御,治未病。法律如手术割治,治已病。

婚姻的目的和意义,是将祖先的美德、风范以及留给我们的家道、家学、家规、家业,代代承传,使我们子孙后代的文化、道统,绵延不绝。所以两个人的结合是要为对方负责,上对祖宗、父母负责,下对儿女子孙负责,还要对社会、国家、整个民族负责。

婚姻不是喜欢就来,不喜欢就去,它是道义的结合。一个真正的家是付出、感恩的地方,绝不是斤斤计较、谈利害、讲对错的地方。曾有外国学者问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说,人类社会冲突的根源到底在哪?这位长者说,在家庭,冲突的根源是夫妇,利益当前,你是想到对方还是想到自己?如果事事想到自己,哪会不冲突?哪会不对立?

新人在结婚之前,若能接受婚礼、女德的教育,每一个家庭在未来的日子里,都会越来越幸福,越来越和乐。儿女在这样的家庭成长,怎能没有一个完善的人格?他走向社会怎能不去爱人、助人、帮人呢?!

怎么学礼

学礼从哪儿下手?《弟子规》。四书五经是儒家的枝叶花果,《弟子规》是根,是做人最基本的礼仪规范。

《弟子规》的本质在“敬”字。敬是德之所聚矣。《弟子规》不是圣人杜撰出来的,是圣贤人言教、身教的写照,是他们的言行结集而成的经典,在古代是父母做给儿女看的。细细感受《弟子规》的每一句话,哪一句不是我们一个人应该有的行为和规矩呢?

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诗经》讲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假如我们没有礼,还不如快速地死掉算了。礼是什么?礼是恭敬人的善行,礼是不妨碍他人的美德,礼是我们一个人光荣的徽章。今天学礼,至少要做一个不让人讨厌的人,不妨碍人、不恼害人,不给别人压力。进而再做一个受欢迎的人。再进而,给人以如沐春风之感。这种感觉一则源于内心的柔软;二则来自应对进退的分寸。二者缺一不可。

《弟子规》的每一句都是表一个“敬”字。入则孝是礼敬父母,出则悌是礼敬兄弟姐妹和长辈。“凡出言,信为先”,是言语的礼敬。恭敬别人,其实是恭敬我们自己的性德。

《孝经》告诉我们,“礼者,敬而已矣。”我们今天学圣贤教育,最重要的是学“敬”。古人讲自卑而尊人,礼敬体现在人与人的相处中,把自己放低,礼敬别人。海南监狱刚开展传统文化教育时,服刑人员都翘着二郎腿,晃来晃去,三五个月后再交流时,他们都痛哭流涕,深深地感受到了他们的行为伤害了父母亲人。现在,那里的服刑人员常常鞠躬,当他们的亲人探监时,他们跪在亲人面前忏悔。

礼是我们天性本有的,不是额外学来的。所以我们今天学圣贤的教育,学《弟子规》,学《孝经》,是补上我们人生缺失的这一课。恢复我们本有做人的德性。

礼是修身的工具。礼是具体的落实,是实践。《大学》讲,“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黎民百姓,都必须从自我修身开始。正己才能够化人,《中庸》说,“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我们先正己,不要求别人,人与人之间就上下无怨,民用和睦。《吕氏春秋》说:“凡事之本,必先治身,成其身而天下成,治其身而天下治,为天下者,不于天下,于身。”所以,学习中华文化必须从修身开始。修身,就是修正过去错误的看法、想法、说法、做法,改邪归正。从自我做起,感化一个家庭,感化一个团体,感化一个社区,感化一个城市,进而感化整个社会。

从哪开始修身?“若曹作善,云何第一。当自端心,当自端身。耳目口鼻,皆当自端,身心净洁,与善相应。”学传统文化到底从哪开始学,从哪做,也越来越具体—— — 坐有坐相,站有站相。透过每天行住坐卧的练习,人的气质发生变化。由外而内化,由内又改变我们外在的行为。

《童蒙养正》说,“天下有真教术,斯有真人材,教术之端,自闾巷始,人材之成自儿童始。”真正的教术从家开始,古代都是大家族。而今天,我们要将家的内涵、精神实质移植在企业、团体,恢复我们中华文化的家文化,进而使社会和谐。同时,教育要回归到孩子,进行扎根的教育,学习童子应该懂得的规矩和规范。学与习,是两条腿走路。我们往往学传统文化有一个流弊,学的多,习的少。“吕献可尝言,读书不须多,读得一字,行取一字。伊川先生亦曰,读得一尺,不如行得一寸,盖读书不能力行,只是说话也”(《养正遗规》)。落实“房室清,墙壁净”的过程,就是在修身。透过做这些内务的整理,来收拾我们散落的心、放逸的心、懒散的心、傲慢的心。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知止而后有定,当我们生活在一个有秩序的环境里,心是定的,才会开智慧。我们人生的目标无非就是要开启我们的智慧大门。所以这是一个手段。

为学第一功夫,就是要降得浮躁之气。人生最忌是个“乱”字,心乱了,对外可以乱事,对内可以打扰血气,失其正常。天下大事必作于细,从小事开始。扫地是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人人若把心地扫,世界变成清净地。所以借由干家务,是来扫我们的心地。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为学是做加法,增加知识,为道则是做减法,涤除坏习气、坏毛病。要减到什么程度呢?无为而无不为,寂然不动,无私无为。这时候就能从心所欲不逾矩,做出的任何行为都与《弟子规》相应,智慧也就打开了。

 

“古之学者为己,以补不足也;今之学者为人,但能说之也;古之学者为人,行道以利世也;今之学者为己,修身以求进也;夫学者,犹种树也,春玩其华,秋登其实;讲论文章,春华也,修身利行,秋实也”(《勉学》)。都在学,存心却不一样。讲论文章,若没有做到,没有真正的得利,那只是春华矣。修身利行,秋实也,真正力行之后,才能收获丰硕的果实。

 


【字體: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