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数:
相關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下載區 >> 電子書坊 >> 教學資料 >> 正文內容

孚佑帝君(呂洞賓)心經

文章簡介:

【內容簡介】

蔡老師在「4500年前中國的遠祖是如何教導他的後裔的」課程中,講解了「孚佑帝君心經」。孚佑帝君即道家呂洞賓祖師。此文為我們提供了許多處事待人接物中,對治錯誤念頭的方法。

相關講演,在【誠敬講堂】之[02中華傳統文化進修班]類別中,「大馬中心第三屆傳統文化進修班」:

編號

主題

02-008-014

4500年前中國的遠祖是如何教導他的後裔的(第十集) (點我鏈結)

02-008-015

4500年前中國的遠祖是如何教導他的後裔的(第十一集)(點我鏈結)

 

孚佑帝君心經

呂祖曰。天生萬物。惟人最靈。非人能靈。實心是靈。心為主宰。一身之君。役使百骸。區處群情。物無其物。形無其形。稟受於天。良知良能。氣拘欲蔽。日失其真。此心既失。此身亦傾。欲善其身。先治其心。治心如何。即心治心。

以老老心,治不孝心。  以長長心,治不悌心。

以委致心,治不忠心。  以誠恪心,治不信心。

以恭敬心,治無禮心。  以循理心,治無義心。

以清介心,治無廉心。  以自愛心,治無恥心。

以積德心,治為惡心。  以利濟心,治殘賊心。

以匡扶心,治傾陷心。  以仁慈心,治暴戾心。

以謙遜心,治傲慢心。  以損抑心,治盈滿心。

以儉約心,治驕奢心。  以勤慎心,治怠忽心。

以坦易心,治危險心。  以忠厚心,治刻薄心。

以和平心,治忿恚心。  以寬洪心,治褊窄心。

以傷身心,治沉湎心。  以妻女心,治奸淫心。

以果報心,治謀奪心。  以禍患心,治鬥狠心。

以正教心,治異端心。  以至信心,治大疑心。

以悠久心,治無恆心。  以始終心,治反覆心。

以施與心,治慳吝心。  以自然心,治勉強心。

以安分心,治非望心。  以順受心,治怨尤心。

以推誠心,治猜忌心。  以鎮定心,治搖惑心。

以中正心,治偏袒心。  以大體心,治細務心。

嗟乎人心。不治不純。如彼亂絲。不理不清。如彼古鏡。不磨不明。如彼劣馬。不勒不馴。我故說經。欲治人心。人心得治。天地清寧。

 

蔡老師演講文字稿

四千五百年前中國的遠祖是如何教導他的後裔的(第十集)

2010/12/14 蔡禮旭老師 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檔名:02-008-014

 

諸位長輩,諸位學長,大家早上好。

剛剛大家都笑得挺開心的,要補陽氣,補一補,待會很有精神,我們來領受課程當中的內容。前幾節課我們主要談老實、聽話、真幹,以夫子、曾子、顏子為我們的好榜樣來學習。在學習的心態當中,第三點,學習要主動,幾千年聖賢他們能成就道德,一定都是靠自己自動自發,不是靠別人每天在那裡督促的。我們一直強調,「天助自助者,天救自救者」。孔子在《論語》當中有提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一個人遇到事情不能主動的馬上思考怎麼辦、怎麼解決,遇到事束手無策,很沮喪,很消極,念頭都是退縮,這個就學問也好、或者做事業也好,很難有成。事情成敗,都在自己的心態上面。

那我們談學習,學習的過程當中一定會遇到很多挑戰。所謂凡事都有極困難的時候,打得過的才是好漢,突破得了。也跟大家講過這個修道,說實在的,是有苦的。俗話講苦盡怎麼樣?甘才會來。面子不拿掉,怎麼得身心自在呢?問題面子要拿掉,得把它撕下來。痛不痛?痛。所以這個主動學習當中,有很重要的一環就是對治習氣。我們遇到任何習氣現前,我們懂不懂得轉這個習氣、轉這個邪念,這個就重要了。「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經典這麼多教誨,師長這麼多教誨,我們面對境界,都不提起這些教誨去對治這些邪念,那就很難提升。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就往後退了。所以如何在每個境界當中轉惡為善,轉染為淨,轉染著為清淨,轉迷惑為覺悟,這個就是很重要的功夫了。能轉,就能轉境界,不會被境界所轉。

昨天有發一段是我們道家「孚佑帝君心經」,孚佑帝君其實大家都很熟悉,就是呂洞賓先生。他這一段「心經」談得很細,對我們處事待人當中,一些錯誤的念頭,都有對治的方法。我們看:

【呂祖曰。天生萬物。惟人最靈。】

「三才者,天地人」。

【匪人能靈。】

也不是人這個身體靈,是什麼?

【實心是靈。】

這個心有靈知。

【心為主宰一身之君。】

大家這一張沒有帶?帶了哦。

【役使百骸。】

這個心他在調動整個身體的這些部位,發揮它的功能。

【區處群情。物無其物。形無其形。稟受於天。良知良能。】

我們這顆心他是具備『良知良能』,這是每個人都有的。這個『稟受於天』,其實這個『天』也是自然的、本有的,但是現在這個「良知良能」不能起作用。

【氣拘欲蔽。】

被這些邪念、欲望,把這個良知良能給障礙住。

【日失其真。】

那人的真心提不起來,都隨順習氣去了。

【此心既失。此身亦傾。】

這個心失去正念,起了貪瞋痴了,身體也偏頗了,就造殺盜淫。

【欲善其身。】

一個人要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是善良,都是循天理,最重要的:

【先治其心。】

所以《大學》裡面講,「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

【治心如何?】

怎麼治自己的心?

【即心治心。】

其實就是以覺悟的心,來治這個迷惑的心念;以清淨的心來治這個染污的心。其實講白了就是以真心來治這個妄心,聖狂之分,在乎一念之間。

那我們來接著看,有三十六個以心治心的方法:

【以老老心。治不孝心。】

在《大學》裡面講,「上老老而民興孝,上長長而民興弟」,很多地方有一些學習傳統文化的人,他對待別人的父母像自己父母一樣的恭敬,甚至於對待別人的爺爺奶奶也很恭敬。這個時候這個老人的孩子、晚輩看了不好意思,「那又不是他的爺爺,不是他的爸爸媽媽,是我的爸爸媽媽,他們對我父母還比我更恭敬。」人的慚愧心生起來了。所以假如每一個人都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比方說在社區裡面是這個態度,而且是發自真心的,不分彼此,只要是老人、父母都恭敬。很多人看了之後,他會生慚愧,會把他的孝心給喚醒,這個是從對他人的影響談。

從自身來講,就是時時提起尊敬、孝敬老人的心,來治自己不孝的心。『老老』,第一個「老」是動詞,第二個「老」是名詞。第一個「老」就是尊敬、孝敬老人這樣的心,來治不孝心。

【以長長心治不悌心。】

時時都是恭敬、愛護自己的兄長、長者。這個『長』還延伸到師長、君長,都可以包含在裡面,治自己不恭敬長輩的心。前面這裡剛好談的是「八德」,孝、悌。接著:

【以委致心。治不忠心。】

我們說「盡忠職守」,在這個職守當中,重要的是本分要做到。以前的人特別守本分,只要是他本分之內的事,再怎麼苦、再怎麼累,他絕不抱怨。而「忠」是盡心盡力、盡自己。什麼意念會讓人不忠?這裡談到了,不能委屈自己,那他就不能盡忠了,為什麼?委曲求全。忠臣都能以大局為重,所以不能委屈自己,那就不能盡忠了,保證給團體添麻煩。個人有個人的看法,到底聽誰的?領導者有決策權,底下的人有勸諫的職責;勸完諫之後,還是要尊重主事者的權力去決策,不能領導者沒聽我的意見,生氣了,「好,你這麼決定,我不配合,我不幹了。」那沒有大局觀。再來更麻煩的,還在旁邊批評團體、批評領導者,把大家的信心都給影響了,這個就是很不理智,也很不明理。

孔子有提到,因為子貢問孔子,「君子亦有惡乎?」君子有沒有非常厭惡的人、厭惡的行為?夫子講,「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這一段有沒有跟大家講過?其實我們看到這一段當中,夫子洞察到一個團體當中最有殺傷性的一些錯誤的行為,我們看到聖人考慮事情,都是很以大局來洞察。

我們看一個團體,「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人和是一個團體相當重要的基礎,沒有人和就辦不了事情,每天就對立、吵鬧,爭端就不止,所以人和很重要。對於破壞人和的行為要特別謹慎、覺照,不能犯。而我們看在團體當中,去講別人的惡,去揭別人的短,這是很不妥當的。所以《弟子規》告訴我們,「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說」,因為人很難不落印象,把這個人的短跟惡一講出去了,聽到的人馬上落一個印象,再看到這個人,就渾身不對勁了。哎呀,那個人是怎麼樣怎麼樣,他以前還這樣這樣。那無形當中,團體當中,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就愈來愈多,這是很不厚道的。應該「道人善,即是善」,把人的優點、把人的付出去讚歎,每一個人的心裡面都記每個人的好、每個人的功,進而效法他,那團體就和氣。一個團體的氛圍看不到,可是影響很大,「揚人惡,即是惡;疾之甚,禍且作」,那衝突就在所難免,一個心念招感來的可能是一個團體的風氣。尤其愈上位者影響愈大,所謂「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所以我們這一生常常期許自己「隨緣消舊業,不再造新殃」。以前跟人的過節,慢慢的把它化解掉,不要再跟人結新的過節了,不要再造孽了。但容不容易?真要做到不再造新殃,最重要的這個嘴巴要收得好才行,「善護口業」,不要再讓嘴巴來造罪業,「不譏他過」。你看孔子也是這麼叮嚀我們,一開始就不要稱人之惡。這個道理,我們在任何時候都沒有揚人惡的態度就對了。但是假如我們今天是為了要去幫助一個人,可是我跟他的緣不夠,得要別人去勸他,那個人他能接受,我趕緊去找這個人幫忙,那這個就不是揚他的惡,是把一個客觀的情況告訴他,請他幫忙。

當然這個人聽我們講話的時候,他能感覺得到我們是為他好,而不是在批判他的過失。不然假如我們今天聽完說,都不能講人家的不好,從此以後嘴巴關起來,那「善相勸,德皆建」怎麼做?嘴巴關起來怎麼「善相勸」?「規過於私室」就對了,包含真正要請他人協助對方,也要跟他人講清楚。但是我們相信我們這個誠意,對方可以感覺得到。可是有時候我們去找人家幫忙,把一些客觀狀況要跟他講的時候,講著講著火氣都上來了,那可能還是把對方的不好記在心上,有怨恨。時時要看到自己的心,善觀己心。

「惡居下流而訕上者」,這個「居下流」指的就是居在下屬的位子,然後毀謗自己的上司,這個是從單位來講。假如從國家來講,我們是臣民在毀謗國家的領導,這個都是大忌。領導者他能夠帶領團體、帶領國家,憑的是人民對他的信任。假如我們這樣去毀謗領導者,讓底下的人失去信心,這個組織就要瓦解了。從國家的角度,這個社會就要動亂,這個口業造得就嚴重了。說實在的,我們批評領導者,都不見得是批評得對啊!為什麼?「事非經過不知難」。有時候我們面對一個事情,只是看一個角度;可是領導者他面對的是方方面面都要考慮、都要折中、都要調劑人情。我們可以提意見,集思廣益,但是不能覺得自己的看法就是所有的角度,這樣其實也是傲慢。不只傲慢,還去批評領導者,那是瞋恚心又很重了。我們要考慮批評領導者對整個團隊的影響太大,不能做。

你說我勸這個領導者,他都不聽怎麼辦?諸位學長怎麼辦?你們不要緊張,經典都有教嘛,「悅復諫」,對啊,用真心、用耐心,「悅復諫」。還勸不動怎麼辦?(眾答:號泣隨。)「號泣隨」,是吧?這個「號泣隨」,唐太宗有做。有一次他父親決策錯了,這麼走可能他全軍覆沒,可他父親不聽他的。那一天要出發了,他父親正準備動身,突然聽到一個人「哇哇」哭得很大聲,誰啊誰啊,兒子在那裡嚎啕大哭。畢竟是父子,看兒子哭成這樣,心裡還是有點捨不得,「好,好,聽你的吧。」逃過這一劫了。那是父子關係,「號泣隨」。君臣關係呢?今天你在辦公室「哇哇……」旁邊的人看不懂,這個人在幹什麼?所以你看,「入則孝」裡面有「號泣隨,撻無怨」。《論語》裡面侍奉領導者有沒有說「號泣隨」?有沒有?心境是一樣的,但是做法要符合一般人情。父子是至親,君臣是道義,所以在分寸上有點不同。所以侍奉領導,勸他三次不聽,可以離開。

好,大家不要從這一次回去以後勸領導,「一次,兩次」。很多道理確實有時候不講通、不講透,回去拿著刀就亂砍。這個三次是什麼?是那個決策對國家的影響太大,而不是芝麻蒜皮的小事。今天哪件小事不聽你意見,「兩次了哦,三次我就走了。」是攸關這整個大局的,勸了三次不行,走。為什麼?不跟領導者同流合污,以身來勸諫。而這個前提很重要是什麼?是領導者非常信任你,長期以來他覺得你這個人沒有私心,大公無私。這個時候你一離開,會對他造成震撼,他才會思考。假如平常你就盡添麻煩,你一走了,「啊!幸好走了。」所以大家要看這些忠臣,之所以能力挽狂瀾,在於他的無私,在於他的德行可能都超過他的領導者。德行高過領導者,卻能對領導者盡忠,令人佩服啊!

為什麼人家佩服文王,土地已經佔了商朝的三分之二,諸侯統統歸向文王,可是他還恭恭敬敬的孝敬紂王,佩服他的忠。只要君王還有回頭的機會,都是「進思盡忠,退思補過」。是到了最後,到了武王的時候,實在太不像話了,把人民的生命都沒放在心上,草菅人命,沒辦法了,替天行道,才把紂王給推翻掉。

而且我們古代這些先王推翻了前朝,是救民於水火,但是對於本來的君王他還是恭敬。商湯伐夏桀之後,還劃了一塊地給夏桀。結果夏桀實在是很麻煩,商湯劃了一個地方給他,把他的後代安排好,多厚道。為什麼?他曾經是上司,這個心態終身沒有變。不然人一升級了,升得比自己本來的主管還高了,態度很傲慢,就完蛋了,那人的心就被這個權位、地位給扭曲掉了。厚道在哪裡看出來?「受人滴水之恩,終身不忘」,就對了。

好,剛剛講到君臣當中,「事君數,斯辱矣」。你勸了太多次,可能他生氣了,你會自取其辱。三次面對重大問題不聽了,「道不同,不相為謀」,可以離開。可是領導者一反省,再請你回來,那就趕緊回來了。你不要在那裡擺個架子,「我才不要,之前我跟你勸了,你都不聽。」發一大堆牢騷,這樣也不好。所以時時都是保持這一顆忠誠恭敬的心就對了。這個是跟大家講到的「惡居下流而訕上者」。

「惡勇而無禮者」,他很勇猛,但是不懂得分寸,不懂得君臣倫常之理,很容易以下犯上。今天我們在勸領導者,旁邊有人的時候,我們就忍不住劈里啪啦一直講,而且還帶著情緒。看起來是說,我是勸他,我是為他好,實質上是自己在發脾氣。真正是為領導好,怎麼會顧及不到他的顏面?當下就有旁邊的人在,我們都觀察不到了,那智慧其實很有限。因為假如身邊有同仁我們就這樣去批評、去勸,這些同仁不一定了解情況,你又帶著情緒,要不就他對你有看法,要不就變對領導有看法了,都不好,對這個同仁的內心都會造成一些誤會,甚至是障礙。所以「歸過於私室」,私底下再勸。

「惡果敢而窒者」,怕哪一種情況呢?就是非常果敢,做什麼事情很有毅力、很有決心,但是這個「窒」就是對道理不通,看得不全面,還有一些不明理,這個「窒」就是不通。可是又覺得自己對,然後他想這麼幹,誰都拉不回他。那這個事情領導在的時候問題不大,領導在聽領導的;剛好領導出差的時候可能就出事了,他又剛好也是主管,剛好領導不在,他馬上下了一些決定,又沒給他的上司匯報,結果等上司一個禮拜回來,這個軍隊已經開到另外一個方向去了,就很麻煩了。方向一錯,再拉回來就要費很大的勁了。而我們從這裡要看,一個人不能夠自作主張,任何事情自己上司沒有同意,絕不能亂做,這個都是君臣之禮。不然名義上是為團體好,事實上都是自專自負,都是不尊重領導了。

所以在古代天子、皇帝是最大的,他也不敢自專,他也是臣,他叫「天子」,老天的兒子。代表他所有做事,都要依循經典、依循上天的教誨,他也是要戰戰兢兢,不然人一有權力之後,很容易那個傲慢就伏不住了。大家課本有沒有帶?那個《古文讀本》。有時候剛好突然就想到《古文讀本》的內容。好,這個時候你要會變通,假如不是每個人都有,你就放下吧,就直接把內容講一下,大家自己翻。

項羽,他在短短幾年之內把所有的這些反抗秦暴政的力量,這些各地的諸侯統統團結起來聽命於他,好像差不多三年的時間就辦到了。這個在歷代歷史當中,真是幾乎找不到。可是後來他卻敗得很慘。因為他權位很大,德行根基不牢,整個人就變形了。為了權位,把那個楚王殺了,把他罷黜掉,然後安排暗中把他給殺了,這個都是失人心。身邊人的勸諫他不聽了,「傲物則骨肉為行路」,太傲慢,最後就被劉邦給打敗了。

打敗之後到了烏江,本來要渡江回楚。這段大家知不知道?「霸王別姬」,是吧?結果身邊的人勸他回楚國,他講到,「無顏見江東父老」。可能大家不知道他還講了另外一句,太史公司馬遷先生把它記下來,這是最重要的。他敗得這麼慘,最後他說,「天亡我」,是老天要亡我的,「非戰之罪也」,不是我不會用兵,不是我不會打仗。所以他敗得這麼慘,誰的問題?老天。所以你看一個人傲慢到把責任全推給老天爺。所以人真的若是德行不足,有權、有福報,很難不墮落。為什麼我們重視紮根?現在我們從事弘揚文化的工作,享的是聖賢跟祖宗的福,德行不紮穩,很難不變形。「靡不有初,鮮克有終」。

其實我們很冷靜看看這麼多年走過來,我們對一切人的恭敬跟真誠,是提升還是在退步?這個是真實面對自己。我們是更謙虛了,還是覺得自己很不錯了?是更細心了,還是心裡事一大堆,愈來愈體恤不到身邊的人事物?只要這麼一反省,有一條是退的,那就告訴我們,全退了。心生萬法,心退了一切都退了,一真就一切真,一妄就一切妄。

兩年前,我們看到新來學習傳統文化的人,笑得很燦爛,「見人之得,如己之得」,他能學,我比他更高興。兩年過去了,看到新來的人,笑得都有點僵硬,笑了幾個人之後,還得到廁所稍微動一下肌肉,不自然才會肌肉僵硬。所以這一顆心要時時能體察得到。

我們再回來,『以委致心,治不忠心』,這個「委」來自於時時公忠體國,體恤國家民族,體恤團體大局。一個人還會在團體當中看誰不順眼、跟誰對立,這是不忠,他無法盡忠。之前有給大家寫到,陳弘謀先生說到的,「成大功者,不顧小嫌」,是吧?漢光武帝也講,「舉大事者,不計小怨」。還會記人家一些小小的過失的,這心胸太狹隘,成不了大事。

「必有容,德乃大;必有忍,事乃濟」。你要忍得住這一些無理、這些不愉快,忍得住,包容得了每個人的不足,才能領眾,才能把事情不斷的完善。成就一件事情不容易,他要讓事情不斷的往好的方向去提升、去發展,才能「濟」。為什麼成語講「功敗垂成」?事情還沒有成就,忍不住了,發脾氣了,衝突了,前面的努力就全部都化為烏有了。一個人能成就多大的事,跟他忍辱的功夫是成正比的。面對多大的侮辱從不抱怨的人,這個是大才。

所以這個委屈自己,這個「致」它還包含著,「致」就是很盡心盡力在裡面。所以我們一有不忠的心起來了,趕緊用「委致」的心境調伏自己的習氣、脾氣、情緒,然後告訴自己:別人對不對現在不是最重要的,首先我自己要做對,自己不做對,連發言權都沒有。一發言,人家說你也好不到哪裡去,還批評我們。這個「致」就是先把本分做好。

【以誠恪心。治不信心。】

這個『不信』就是懷疑。真誠的相信別人都有本善,他現在只是習氣牽動,我們還是相信他「人之初,性本善」,這樣人才能真誠。假如我們覺得,哎呀,他這個人是這樣啦,沒救了啦,那這個真誠就提不起來。所以這個『誠恪』是真誠。這個「恪」當中,也是時時把自己懷疑別人的心要調伏。不管發生任何的事情、任何的情況,我們對「人之初,性本善」還是堅信不疑。

有一次剛好顏回、子貢、子路,他們三個人跟夫子在一起。結果他們三個人就討論到一個問題,子路就說了,「人善我,我亦善人」,人家對我友善,對我很好,我也對他很好;「人不善我,我亦不善之」,人家對我不好,我也對他沒有善意。接著子貢講,「人善我,我亦善人;人不善我,我則引之進退而已耳」,引之進退就是隨他去吧,緣不具足,他對我沒有善意,我也不去攀這個緣。接著顏回說了,「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善之」。仁慈的人的胸懷,不跟任何人對立。一個人修道最重要的,放下內心對一切人事物的對立,從這裡先下手。仁者無敵,不對立才能心平氣和,不然自己都變情緒的奴隸了,還怎麼去利人。

結果孔子聽完就說了,子路剛剛講的話,是那個還沒開化的地方人講的話,叫蠻貊之言,就是比較沒有文明教化的地方講的話,蠻貊之言;子貢所說的,是朋友之言;顏回說的是親人之言,把一切人都當自己的親人一樣看,「事諸父,如事父;事諸兄,如事兄」。《詩經》當中都有教導我們這種厚道的心來對待他人。我們之前聽許哲女士講,「所有的人都是我的兄弟姐妹」,她這個心境跟兩千五百多年前顏回的心境是相應的。《詩經》裡面講,「人之無良,我以為兄」。一個人雖然沒有好的行為,還是有一些惡行出現,他明白他是「苟不教,性乃遷」,我還是當他是我的兄弟一樣對待他、幫助他。這些心境都是「誠恪心,治不信心」,沒有不相信別人。

我們以前還沒學傳統文化以前,都覺得,「我很了解人,那個人他是什麼模樣,我一清二楚,我可了解他的,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的」,都講得鏗鏘有力的。其實當自己在講這個話的時候,再一個迴光返照,我們了不了解自己?看自己都看不清楚,還說看別人看得很清楚。

又有一次,顏子、子貢、子路,很巧又是他們三個人,又跟孔子坐在一起,一起討論什麼是「仁」、什麼是「智」。子路先說話了,「仁者使人愛己,智者使人知己」,仁慈的人能夠讓別人愛他,有智慧的人可以讓別人了解、知道他。結果子貢說了,他說,「仁者愛人,智者知人」,仁慈的人能夠愛人,有智慧的人能知道他人,一接觸這個人就能知道他的情況。接著顏回說了,「仁者自愛,智者自知」。有味道。大家看,學問是有深度的、有廣度的,我們是看到表面,還是深到根本心地。這一段話,我們再引一段老子的話,老子說,「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一個明白人首先一定要有自知。

那諸位學長們,我們真正看清自己了嗎?了解自己了嗎?這個「治不信心」,不是只是治不相信別人的問題,不相信自己。《弟子規》最後一句就是治這一句話,「勿自暴,勿自棄,聖與賢,可馴致」。人很多精神氣力都耗在否定自己、懷疑自己,那個念頭好多。真正把經典放在心上,絕不起這個念頭,不懷疑自己,「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就轉了。

其實人都很容易帶著有色的眼鏡看自己跟看別人,所以首先要先把眼鏡擦乾淨才看得清楚。所以人,「苟不教,性乃遷」,就是染上了妄想、分別、執著,這些煩惱習氣。看人就是這樣看的,看不清楚,都是黑的,都看人的缺點,沒看人家的優點,都看他虛妄的習氣(妄心),都沒看到他的真心。所以假如我們把自己的執著放下,哎喲,清楚多了;再把分別放下,大家都好莊嚴;最後再把妄想放下,看自己、看別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傳統文化、聖賢的學問,重點的功夫在哪?放下習氣。內學,不是向外記一大堆知識。六祖惠能大師全放下了,妄想、分別、執著都放下,他智慧現前,不識字,念什麼經文給他,他馬上講給他聽。因為這些障礙我們本善、明德的習氣去掉了,本有的智慧、德能就現前。

我們接著看:

【以恭敬心。治無禮心。】

時時提起一切皆恭敬,調伏自己無禮的心。而且這個恭敬心不只對人,對事情、對任何物品都恭敬。大家洞察自己恭敬心夠不夠,可以從一些細節,比方,我們這個課本放著有沒有歪歪的,常常看到課本都是歪的,這個心對課本就不恭敬。經書是成就所有聖賢人的母親,他們都是看經典開智慧的。包含那個放書的時候,把這個書都放得懸空,這個都是恭敬心不足。包含上次也跟大家提醒,用斜眼看人,那個都是不恭敬的心。包含我們接待人,來了好幾個人,我們只看到那個領導者,其他的人我們都看不到,這叫諂上,沒有去關懷到這些底下有緣的人,這都不妥當。你把他的領導招待得很好,然後他那個開車的人,你理都不理他,這個都是不恭敬。處世當中要平等慈悲,不能大小眼。

【以循理心。治無義心。】

君子學聖賢,這個意志重要,一言一行、起心動念,不離道義,不離恩義情義,都是循著義理在處事待人接物就對了。所以人假如有一絲一毫自私自利,其實就跟義不相應。人會講,我都不為自己想了,那我不就吃虧了嗎?那我以後不就活不下去了嗎?他這個思考沒有循道理了。請問大家有沒有遇過哪個人從不為自己,然後他活不下去的,有沒有?你們有沒有遇過這樣的人活不下去的,有沒有?奇怪了,一個都沒有,怎麼他都這麼想?所以叫妄想、亂想。要「循理」想。

【以清介心。治無廉心。】

清廉,這個『介』,代表不貪、不染污,非常剛直,無欲則剛,介就有這個意思在裡面。『以清介心,治無廉心』,治自己的貪心。

【以自愛心。治無恥心。】

這個好,羞恥從哪裡開始?自重自愛。自己絕不做違背道義的事情,有羞恥的人才是不自暴自棄。諸位學長,我們自己有沒有自暴自棄?我們可能想,現在在網吧裡面的,喝酒喝到爛醉的,那個叫自暴自棄,是吧?我們有沒有自暴自棄?沒有?看跟誰比,是吧?你跟那個喝得爛醉的,當然沒有自暴自棄。可是大家要記得,我們一開始就說了,我們學儒要學誰?孔子,學聖人。那標準是聖人,只要不符合聖人,就叫自暴自棄,OK

其實說坦白話,我們到目前為止都是自暴自棄。除非到什麼程度?我們的正念比邪念、妄念多的時候,才叫不自暴自棄,才叫「止跌回升」。雖然現在是在讀經典,可是妄念還是比正念多,還是在往後退,還沒有往前。從我們這一生來看,我們是小學的時候德行好,還是大學的時候?小學是吧?那這是不是自暴自棄?是,你沒讓自己停止墮落都是自暴自棄。

孟子對這個自暴自棄註解得太好了。我們時時觀照自己有沒有自暴自棄。孟子講到:「言非禮義,謂之自暴也;吾身不能居仁由義,謂之自棄也。」所以我們一舉一動不跟仁義相應就在墮落了,「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有道理啊。一開口跟仁義不相應,自暴了,蹉跎自己的生命了。人要有這個覺察、警覺性,才能自愛,才能知恥,知恥就「近乎勇」。知恥了就有勇氣面對習氣,勇往直前去對治它。這個是談到「八德」,心跟八德違背了,趕緊以心治心轉過來。

【以積德心。治為惡心。】

時時提醒自己,斷惡修善,積功累德,不可造惡,這個對自己跟對自己的家庭才能有利益。人時時要能為自己的未來跟子孫未來著想。

【以利濟心。治殘賊心。】

我們面對一切的人,都是想著如何接濟他、如何利益他,來轉我們殘忍、賊害他人的心。

【以匡扶心。治傾陷心。】

『匡扶』,人家有難了,人家有障礙、挫折,我們趕緊去協助他,才能治這個『傾陷心』,俗話講的「落井下石」。看到人家不好,反而心裡高興,這個就很要不得。看到別人有難,「見人之失,如己之失」,去匡扶他。

【以仁慈心。治暴戾心。】

以這個仁慈的心、博愛的心來調伏自己殘暴,這個『戾』就是脾氣大、殺氣重,把它轉過來。我們要期許自己所在之處,讓一切人生歡喜。我們剛剛還期許自己「隨緣消舊業,不再造新殃」,其實說實在的,不再造新的罪業容不容易?剛剛我們是說這個嘴巴要守好才能不造新的業。再來臉上要沒有殺氣,才不造業,人家一看到我們就很害怕。大家每天出門先照鏡子,臉上有太和之氣再出去,自己看了都嚇一跳,先別出去。先好好讀讀經,調整一下心境,調好了,有點文質彬彬了再出去。

有一句話叫「面上無瞋供養具,口裡無瞋出妙香」,一個人的臉上都是很和諧的、和氣,沒有情緒,沒有瞋恚,讓人家接觸如沐春風,這供養具。口裡無瞋,一個人都沒有這種瞋恚心,心平氣和,一開口都是給人的利益語、軟慰語,都給人肯定、給人支持;口裡無瞋,一開口就是妙香,給人信心,給人歡喜。再具體一點,大家要出門前,觀想彌勒菩薩(布袋和尚),最起碼要有個八分像,然後再出去。

【以謙遜心。治傲慢心。以損抑心。治盈滿心。】

這講得細了。謙虛治傲慢,盈滿、自滿其實也是傲慢。常常『損抑』就是調伏自己的自滿,時時提醒自己跟古聖先賢比我們還差遠了,哪有什麼好自滿的?尤其我們上個禮拜一起學習「介之推不言祿」。介之推講到:「竊人之財,猶謂之盜;況貪天之功,以為己力乎!」我們今天學習、弘揚傳統文化,假如我們覺得說,是我的功勞,這樣自滿,這真是貪天之功。我們現在是有祖先、聖賢的庇蔭。說實在的,沒有祖先聖賢、沒有師長威德這些庇蔭,我們的言行能讓人百分之百的信任嗎?這個是值得我們冷靜去思考的問題。人家是尊重這些智慧、尊重文化,我們可不能人家尊重了,誤以為自己的德行有多高,就不妥當了,功勞有多大,就不恰當了。這個常常察不足,「以損抑心,治盈滿心」。

【以儉約心。治驕奢心。】

節儉,這個『約』就是生活不放縱,比較有節度,自己懂得節制,來治自己驕慢奢侈的心。

【以勤慎心。治怠忽心。】

這些句子,每一個字都很有味道。『勤慎』,勤勞而且還要謹慎,才能對治得了怠慢。然後,這個『忽』就是做事散慢,容易忘東忘西,不夠專注、不夠認真,這個都是指『怠忽心』。「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要「勤慎」。

【以坦易心。治危險心。】

這個『坦』就是很坦蕩,他不怕死,不怕危險。義所當為,怎麼困難勇往直前。這個『易』在《中庸》裡面講,「君子居易以俟命」,這個「易」裡面還包含就是盡本分,不要想困難。沒有難不難做的事,只有該不該做的事。該做的本分就是「居易」去做。而且我們要有信心,人「能以身任天下後世者,天不能絕」,我們要效法孔子有這個信心。

【以忠厚心。治刻薄心。】

忠誠厚道治自己刻薄的心。

【以和平心。治忿恚心。】

憤怒瞋恚的心,我們要用和平的心來對治。在《弟子規》當中,在「孝」篇裡面講,「親憎我,孝方賢」。一個人有這個心境,連父母這樣對他,他都一心還是為父母好,這個就紮了他和平的心。『平』,任何境界來,不會心不平。只想著如何為這個家的「和」著想。所以為什麼說「孝心開,百善皆開」。我們看閔子騫是大孝,他心中都是和平,後母這麼對他,他完全沒有放在心上,這樣才是「孝方賢」。反而是在父親盛怒之下要把後母趕走,他馬上提起的是為後母、為弟弟、為這個家,所以說出了「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他心裡完全都是和平的,沒有記任何絲毫的不滿跟怨恨。

【以寬洪心。治褊窄心。】

這個『褊窄』是心胸太小了,要不斷擴寬心量。普天之下沒有不能包容的人,沒有不能接受的事,常常這樣去期勉自己。你說「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分」,怎麼辦?從因緣去看一件事情,就能生慈悲了。可惡之人,必有可憐之處。我們剛剛讀的「天生萬物,惟人最靈」,他得了一個人身,卻墮落成這個樣子,他很可憐,就不會跟他起這種忿恚的心,就不會斤斤計較,這種褊窄的心。

【以傷身心。治沉湎心。】

這個『沉湎』就是沉溺在欲望裡面、壞習慣裡面,一定會傷害自己的身體,「身有傷,貽親憂」。常這樣子來提醒自己,就不會糟蹋身體了。

【以妻女心。治奸淫心。】

怎麼對治自己這些奸淫的心?看到女子比自己年齡長,當自己的母親看;年齡差不多,當自己的姐妹看;比自己小一輩的,當自己女兒看。這個邪念就不見了。好,這是一個方法。

再來,還有一個方法叫「不淨觀」。為什麼說不淨觀?大家剛看完達摩祖師,我就舉達摩祖師的教誨。達摩祖師說到,「屎尿渠,膿血聚,算來有甚風流趣」。人的身體是什麼情況?這個「渠」就像水溝,裡面都是什麼?裝什麼?大便,尿,都是這些臟東西。「膿血聚」,大家看人結束生命之後,沒幾個小時就臭得不得了,這是真相。看來哪有什麼風流趣,是不?還要當唐伯虎。再具體比喻是什麼?是一個花瓶看起來很漂亮,裡面裝著大便。你還會不會拿著那個花瓶,「哇,好漂亮」,會不會?告訴大家,看破的人一定可以放下,還沒看破才這麼執著,這是不淨。「觀身不淨」,人的身體是不乾淨的,這是第二個方法。以妻女、以親人觀是第一個方法,不淨觀是第二個方法。

第三,你假如對一個女子產生邪念的時候,要想著「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說不是我找她,她找我的。找那麼多藉口,分那麼清楚,只是在推卸責任的時候,很清楚而已。今天她要引誘你,也是自己的根基不牢才會被引誘,怪不了人,自己定力夠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是不?「是不」是山西話,是不?所以假如這個美貌的女子要勾引你的時候,要想到作什麼觀?毒蛇觀。大家看過蛇沒有?毒哪裡?把你的一生都毀掉,把你的家庭都毒害掉,你這一步跨錯了就完了,「立名於一生,失之僅頃刻之間」。而且大家要知道,名譽不是只有自己的,你名譽毀掉了,你的父母蒙羞一輩子,你的家人抬不起頭,所以當毒蛇觀也可以。

我的頭怎麼都向著諸位男同胞?告訴大家,現在好色已經不是只有男人的問題了,女人也要小心。台灣有一陣子,連續發生好幾起女子被美男子騙了。而且都是什麼,長得一百八十幾公分,風流倜儻,開著BMW的車子,是外國人,不是華人。結果被騙的女子,都是一些什麼經理,在社會當中都還挺有地位的,都被騙了,還沒有一個是不識字的被騙。都是學歷很高,收入也可觀,但是根源是什麼?貪色跟虛榮心害了她。所以女人不能重色,女人一重色,男人也跑去美容,就很麻煩了。

最後還有一個方法,把所有的人當什麼看?當佛菩薩看,當聖賢人看。禮敬一切人都像禮敬聖賢佛菩薩一樣,邪念起不來了。這個方法跟真相相應,每個人都有本善、明德,這是真的。

好。我們先談到這裡,下一節課我們再繼續。謝謝大家。

 

 

 

四千五百年前中國的遠祖是如何教導他的後裔的(第十一集)

蔡禮旭老師 2010/12/14 馬來西亞中華文化教育中心 檔名:02-008-015

 

尊敬的諸位長輩、諸位學長,大家早上好。

我們上節課一直學習呂洞賓呂祖的這個「孚佑帝君心經」,解析得非常細膩,講得愈細,我們愈好對治這些錯誤的心念。所以相由心生,我們的身體、我們的整個氣質,最根源還是受心的影響,我們從自己身體狀況跟一言一行,可以洞察到自己的心態。「達摩祖師」電影裡面說的,看那看不到的東西,聽那聽不到的聲音,其實,都是找到所有萬物的本源,還是從心生的。所以「孚佑帝君心經」裡面一開頭講的,「物無其物,形無其形」,是讓我們接觸一切事物,都能從根本心地當中去看,徹法源底才看得清楚很多事情。而這個心哪本來是良知良能,就是被這一些習氣、欲望給障礙住了,所以日失其真心,我們現在透過這一篇教誨,把這個妄心轉成真心。

剛剛講到的「以妻女心,治奸淫心」,接著:

【以果報心。治謀奪心。】

從歷史當中我們可以得到教訓,《大學》裡面講:「貨悖而入者,亦悖而出」,從取得國家的政權,魏晉南北朝,它們這幾個朝代的國祚都很短,都幾十年就沒了,原因在於這幾個朝代大部分的政權統統是以下犯上,搶來的,很快的又被搶走了,「亦悖而出」,確實這個因果報應絲毫不爽。而且當被搶走以後,招來的都是斷子絕孫的命運,很淒慘,那就不如不幹這樣的事。這些富貴如過眼雲煙,最後整個家族都斷根了,弄權一時,最後是淒涼萬古,人能從歷史當中得到教訓,就不會幹謀奪的事情,不會幹殃及子孫的事情。

一個國家是這樣,一個家庭也是這樣。假如父母長輩是用不法的方式取得橫財,橫禍鐵定就報在自己的兒孫身上。昨天我們舉到的那個縣令,五個兒子、七個孫子最後全部死了,死到剩一個孫子還沒有立錐之地。接下來講:

【以禍患心。治鬥狠心。】

只要我們的心有逞強鬥狠,跟人結惡緣,這個惡因、惡緣最後一定結惡果。什麼時候結?成熟了就結惡果,所以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人要有前後眼,深謀遠慮,不能給自己跟子孫的人生造成往後的災禍、禍患。所以這裡也提醒我們一個人生態度:廣結善緣,為善最樂。我們祖先很有智慧,把這些做人最重要的心境、德行,透過藝術表現出來。

我曾經到西遞、宏村去,去參觀學習,很多的建築,它們的門口、牆壁上都有雕刻,雕什麼?扇子,表什麼意境?一出門就想到要行善、要幫助人。這個是真正找到快樂的源泉。有一個「青年十二守則」,這個都談得太好了,都談根本。「助人為快樂之本,有恆為成功之本」。古人論任何道理都從根本,包含林則徐先生的「十無益」,這都是根本。「父母不孝,奉神無益;兄弟不和,交友無益」。連兄弟都不和了,他怎麼可能跟人相處得好?這些道理聽起來讓人特別踏實,把根本搞清楚,了解道理不在枝末當中打轉,痛快!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把根本原因找到,那是很幸福的事情。林則徐先生又說,「存心不善,風水無益」。你看世間人多少人為了這個風水,不知道傷了多少腦筋,而且還花了好多錢。你說人不明理,人生竟幹一些枝末事、顛倒事。真懂這個道理,還會去花一大堆時間、金錢在那裡搞風水?「福人居福地,福地福人居」,要看看自己功力怎麼樣。怎麼看?假如人家說,這個地方風水不好,還鬧鬼。你說,好,我去住,可以測功夫。當時侯范仲淹先生把好的地方讓出去蓋學校,人家說那個最不好的地方,他去住,結果他子孫顯達,將近一千年,找不到比他更興盛的家族。為什麼?他存心善,轉了那些風水跟境界。所以這些根本的道理,時時觀照,時時領納,人的思惟就不會耗在那些枝末裡打轉。

剛剛我們提到這個建築,一出門,扇子;還有,那個門口上面一看,梅蘭竹菊,四君子,代表自己要有君子之風,代表出門要結交善友,「友直、友諒、友多聞」,這「益者三友」。房子的後門,我都觀察了,刻了個葉子,代表人時時要想著落葉歸根,不忘本,不忘父母的恩,不忘這一方水土對我們的養育之恩。

所以我們華人,尤其在海外這些華僑,他們讓我們特別感動的地方,自己一有錢,不是自己先花,把錢寄回去老家。我們認識一個企業家,他們家生了十三個孩子,統統是男的,所以人家稱他們十三太保,結果他的父母也不簡單,取名字,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都有,結果第十三個取友,友悌嘛,那剛好十三個,家孝、家悌、家友、家忠、家信,十二個全有,我說這一個家一定旺。取名字都可以看出這個家要興旺,念念不忘老祖宗的道統,確實事業做得很好。我在聽他談到他父母對那種祖國的情懷,一有錢都是寄,自己不捨得花。而且汶川大地震的時候,他們一看到新聞非常著急,沒幾天他就帶著大家的捐款,他直接飛到汶川去。所以有時侯看到海外這些華僑,我都覺得很慚愧、很汗顏,我們在海峽兩岸這種心境比不上他們。

所以從建築當中,都是把傳統文化含攝在其中。包含我們進傳統的四合院,一進正廳看到的是花瓶,是不?這是有意義的,一進家門首先要什麼?心平氣和,不能把在外面的哪些情緒帶回家,要平。心一平,這個家就和,平和,平和。結果我發現,我們華人裝飾品是花瓶,一些藝術品;結果西方人我一進去看到,他也擺兩個東西,花瓶是一邊一個平衡,他擺什麼?一只老鷹、一只大熊的標本。我一看殺氣很重,你說東西文化有沒有差別?有啊。它也表法,為什麼一只老鷹、一只熊?英雄?可是他們的英雄跟我們的英雄定義不一樣,我們的英雄豪傑是能對治自己的習氣,他們的英雄豪傑是特別勇猛、逞強鬥狠,窮兵黷武叫英雄,佔領很多的地方,也沒有好好照顧百姓,然後覺得他很厲害,那是錯誤的價值觀。

近幾百年來,為什麼這麼多的衝突跟浩劫?就是覺得去佔領別人、去統治別人,這樣叫英雄,造成很多地方人民的反彈,所以那個殖民地的概念是錯誤的。我們華人絕不幹這種事情,到人家的地方去搶人家東西,那個叫不可取的行為。鄭和下西洋,這麼強的軍隊、船隊,沒有欺負過任何一個地方的人,還把自己好的物產、文化無私的奉獻給他們,這是仁慈博愛的具體表現。所以為什麼湯恩比教授說,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要靠中華文化,就是這個道理。受中華文化教育的人去欺負別人,笑死人,那叫強盜,那是無恥,那怎麼叫英雄?好,這是剛剛講到,不能逞強、鬥狠,要廣結善緣,出門行善。

【以正教心。治異端心。】

『異端』就是跟聖賢道統的教誨是偏離的,就是「異端」。而在判斷這個異端,除了自己的心要跟經典相應,才能對治自己的異端心;而整個社會現在邪師說法如恆河沙,太多太多了,尤其老百姓現在沒有倫理道德的基礎,他判斷力比較缺乏,容易被誤導。所以要破掉異端這些現象,最重要的是提升人民的判斷力,叫「顯正破邪」。他假如沒有正知正見,沒有判斷力,怎麼樣去處理,可能都是症狀解,很難全面改善這些問題,所以這個「顯正破邪」重要,「教學為先」非常重要。

曾經有練一些邪法的人,一起來參與《弟子規》,結果學完《弟子規》,他說,我假如先學《弟子規》,我絕對不會去練這個邪法。因為《弟子規》開篇就說,「首孝悌」,根就找到了,可是邪法都沒有強調孝順父母,它一定是邪的。

現在,我們也要有判斷力,正法一定不離孝親尊師,它一定強調孝道、強調道統,它絕對不是無師自通的。無師自通不可能,看他講得口若懸河,那是把很多別人的東西,東挖一塊西挖一塊,真正有契入傳統文化心境的人,一聽就知道,他的心境有沒有在道統當中。一般的人聽不出來,一般的人看口才,哇,這個也懂,那個也懂,但他的話語當中,有沒有時時扣住孝親尊師?這個是關鍵點。他所有談的東西,有沒有都是不離這個根?有很多人、很多課程都是勸善,但是他忽略孝道,忽略師道,這個就有問題。

而且我們要了解《易經》裡面強調的,「不易」,要把亙古都不能改變的那些最重要的做人原理原則找到,我們才能在多變的社會當中懂得進退。什麼是不變的?五倫八德是不變的。比方說以師道來講,自古至今所有傳承中華文化的讀書人,都守住「安貧樂道」四個字。只要他偏離了「安貧樂道」,絕對契入不了師道,這是不能變的。為什麼?為什麼醫生受尊重?為什麼老師在幾千年來受尊重?因為他不談利。醫生只想著救人家的命,他不是想著我救了他的命,我可以領多少錢回來,這已經偏離醫道了。只要利擺在前面的,一定失道義,這必然的。儒家守住這個原則,孔子給我們做榜樣,「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我是很早以前在台灣,我就覺得成人的教育很重要,我也參與了一些工作在其中,但我發現有些在教學的人,他自己沒有老師;縱使他有老師,他老師所談的道理跟經典相不相應?孔子都「述而不作」,聖人都「述而不作」,那我們有聖人的根基嗎?而且更麻煩的是,收了很多錢之後,他們說一套,做是一套。很多講課收很多錢的,離婚,或者行為不檢點。這個都是我們要從經典當中懂得看人。《中庸》裡面講,「言顧行,行顧言,君子胡不慥慥爾」,都要言行一致,看他的生活裡面這麼重視享受、縱欲,重利,鐵定輕義。「欲令智迷,利令智昏」,修道的人一定是清心寡欲,這個任何時代都不會變的,我們要從這裡會判斷。

儒家如此教誨,佛家亦如此。佛陀要滅度以前,提醒所有的弟子,一個行道之人守住八個字,「以戒為師,以苦為師」。一個人在講課,常常貪著欲望享受,他已經不在修道當中;常常脾氣很大,這個絕對無道;常常講的話跟經典不相應,都是貪瞋痴,這哪有持戒?「以苦為師」就是要能夠不去追求物質的享樂,能過比較清貧的生活。其實大家想一想,一個老師拚命賺錢,然後自己開的車都是最貴的車,請問學生會尊重他嗎?怎麼可能。拚命賺錢,注意力都在錢上面,道怎麼進來?為什麼以前的中醫受尊重?為什麼以前私塾老師受尊重?自己再怎麼窮,把學生當孩子。我們看「孔子傳」,孔子的學生子路家裡很窮困,孔子的生活也不是很富裕的,也是很困難,但是還是拿一些米糧去幫助學生。

所以我們那一天聽吳校長講,不只是傳他這些道德學問,連中華的樂器,這些老師們傳給他的時候都不收他的學費,有沒有?這些精神難得,所以你看他自己學好,還要承傳這個精神,他也不重利。學生願意學,他盡心盡力教,他覺得報這些老師對他人生的恩。「善教者,使人繼其志」啊!

好,所以這裡「以正教心,治異端心」。我們要很冷靜,離經一句便是魔說,在這個世間最大的魔王是什麼?是講一百句話,有九十九句是對的,只有一句是自私自利。他為什麼要講九十九句對的?贏得人心啊,最後謀他的自私自利。他假如今天講一百句話八十句錯的,你早就不信他的了。所以只要他有一句話不跟經典相應,我們自己就要非常謹慎,就要會判斷。

而對於我們自己來講,我們跟大眾有機會交流,也要提醒自己不能離開經典,自己亂發揮。所以這幾節課,可能大家抄得比較累,怎麼這幾節課動不動就曾子曰,噠噠噠噠噠,孔子曰,噠噠噠。告訴大家,不是我要給大家說我背得挺多,一個人假如上了台,背一大堆經句是要展現自己記了不少,那他已經是傲慢了、張揚了,大家一定要信任我,我不是來表演的。很多人說,蔡老師你記了不少經句。告訴大家,我就記那幾句而已,你們也不要覺得說好像我記很多。

而為什麼我們在談學習,必須要舉這些經句?我們學習不能說,「哎,你們照我的方法學。」要照聖人,成聖賢人的方法學。我們一開始就說,「隨順聖賢教誨,不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我執」。所以舉這些經句,是要跟大家交流說,這個都是從經句裡面出來的,不是說自己創造出來的,提醒我們依法不依人。

而因為大家都是已經學習一段時間,有這個基礎,我們用經句大家一起來探討。假如今天接觸大眾,很多都是第一次來、第二次來的,講課過程黑板抄得滿滿的,全部是經句,這個人聽得可能腦子都發脹了,是吧?假如講課都不能顧及底下人的狀況、感受,那是講著講著統統在自我陶醉裡面。講課應該是底下跟上面,是融成一體。底下人的基礎,他剛接觸,我們就不常常念子曰、子曰了。

可是夫子的教誨要講,怎麼講?白話,自然而然講出來。因為你假如經句太多,他又不熟悉,你一講經句,他就一片空白,他本來聽了,「嗯,不錯」,突然「子曰」,斷掉了,然後又要重接,這樣他就不能把道理一聽貫通。不然大家聽了這段時間的課,一回去,子曰、子曰、子曰,全部都是一開口就是文言文,底下的人都聽得雲裡霧裡,到時候你們不要怪我,說你看蔡老師講課就是子曰、子曰。大家要明白,我們這麼講的用意是要告訴大家,所有的學習也好、教學也好,絕對要依經典。大家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我們每談一個修學心境,一定先講經句,就是這個用意。

【以至信心。治大疑心。】

『至』就是到極點,不會摻雜懷疑,來治大疑的心。其實,人的心境跟所有的有緣人、親朋好友,都會產生互動關係,我們不去懷疑他,我們相信他,這個相信會變成他的動力。你說「可是他有不好」,他確有不好,可是我們堅信習性是假的,他一定可以改。這會傳遞你的心境過去,「哎呀,媽都相信我一定能改。」而對他的優點、善良,我們肯定,他就會增長,你一鼓勵他,他就愈有動力,「我才這麼一點好,我父母、我另一半都這麼相信我會愈來愈好,我不能讓他們失望。」這一份信心,就給人無窮的動力。

我自己成長過程,包含跟自己兩個姐姐,都談過這個感受。父母自始至終都這麼信任我們,我們絕不能做出讓父母傷心、痛心的事情,不能糟蹋了父母對我們的信任。

【以悠久心。治無恆心。】

這個信心跟恆心接在這裡,很有味道。俞淨意公當時候為什麼不能突破自己的習氣?因為他「信根原自不深,恆性是以不固」。他五分鐘熱度,都是很激動,但是沒有辦法持久去做;信心,常常人家說一句、說兩句他就動搖,或者是自己否定自己。所以這個信心跟恆心,才能伴隨我們過關斬將,把習氣一個一個剔除掉。

【以始終心。治反覆心。】

我們求學問做任何一件事,有始有終,絕不半途而廢。我們上一代的長輩很多人有這個特質,他只要下定決心,百折不撓,很可貴,就不會反反覆覆。

【以施與心。治慳吝心。】

常常懂得去布施、去給予他人,治自己慳吝、吝嗇的心。

【以自然心。治勉強心。】

這個『自然』就是明白人生的一個真相,成熟的緣分,不需絲毫勉強,水到渠成。假如我們太刻意了、太強求了,有控制的念頭,那很累,不只自己累,牽扯在這個緣分當中的人都很累,所以不要勉強。什麼都別勉強,只有一個事要勉強,勉強自己向上,自強不息,這個得勉強。忍不了怎麼辦?再忍。再忍實在忍不了呢?繼續忍。就像張公義先生,唐朝的皇帝問他,你們家九代同堂,九世同堂,你們是怎麼治理的?張公義先生沒講話,拿了一張紙,寫了一百個字,拿給皇帝,一百個都是「忍」字。請問大家,你遇到哪一件事情,想一百次忍,還氣得了的,有沒有?想一百次忍,都沒氣可以生了。這個方法可以用。

這個「自然心」當中,有一句教誨跟大家勉勵:「繩鋸木斷,檐滴石穿,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你看這個多舒服、多自在。屋檐上的水滴滴下來,滴水穿石之功,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矜躁狐疑,欲速轉遲」。我們人生有時候往往愈努力,適得其反,這代表什麼?強求、著急,一著急弄巧成拙。所以從這大自然當中我們學到,都告訴我們自然而然緣就成熟,不要強求。尤其起了什麼念頭,「矜」,矜就是傲慢,「哎呀,照我的意思」,不可以照自己的意思,要照經典的意思、照理智;「躁」,急躁,「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狐疑」就是懷疑經典的教誨,懷疑這些善知識、師長的教誨。想要快,反而愈來愈慢、愈來愈遲了。

【以安分心。治非望心。】

這非分之想,期望。大家可能看這個句子,覺得,哎呀,這不是說我,我已經放下自私自利了,沒有非分之想,我只這一生「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個願是好的,可是我們真的有安分心嗎?還是雖然是好的目標,但是還是非常攀求,想要幹這個,想要幹那個。

為什麼強調安分?因為安住在當前的因緣跟本分,人的境界才能提上去;也唯有他境界提上去,他才能再扛更重的責任。假如他在這個因緣當中,念頭、心思都是在其他的事情上,他當下都搞不清楚自己的本分是什麼,怎麼把這個因緣經營好?往往前面的因緣所學到的這些處事智慧跟歷練,才能讓我們接後面的緣。

剛好,我是十年前在學校教書,我假如沒有那三年左右的教學經驗,我就不可能跟家長溝通兒童教育,是吧?可是假如那三年我沒有全神貫注在教學的任務,我就不可能積累那些經驗。什麼時候是學習?就在本分當中,身體去體悟、去力行。假如我在自己帶這些學生的時候,還是很強調我要多看些經,那就是執著。當下這些孩子很需要我,我要全神貫注陪伴他們。我沒有叫大家不讀經哦,是什麼?是相對讀經的時間少,力行本分的時間多一點。那很重要啊,行中有解,在盡這個本分的時候,常常觀照我這麼做、我這麼想跟經典相不相應,行中有解,解行相應。而當我回到家有時間讀經的時候,解中有什麼?行,我在讀經、在聽經的時候,時時都想,怎麼落實在我的工作、我的教學、我的處事待人接物之中。

包含當時候我要到澳洲去學習,那個規定是不能中途進去的,假如那個時候我執著了,「好,那我就先請假走了」,我就沒有把我那個畢業班帶完,那是我的責任。反而帶完了,有朋友幫我去把這個緣成就了。剛好又遇到盧叔叔。請問大家,當時候我假如我沒帶完班就去了,後面這些緣會出來嗎?可能就沒有了。所以這個安分心相當關鍵,「敦倫盡分,閑邪存誠」,這是太重要的基礎。

【以順受心。治怨尤心。】

面對一切人事物,逆來順受。說實在的,這個『逆來』是順著一般人,覺得說這樣的情境是逆境,我們也要順著去接受。但是在很明白道理的人的心裡面,沒有逆。為什麼沒有逆?你說今天這個人欺負你,好事壞事?好事啊,一來他是監考老師,他來提醒提醒我們功夫怎麼樣;再來,他為什麼欺負我、不欺負別人?有果必有因,所以聖賢人教誨我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所以人家為什麼給我們討債?因為我們以前欺負他,欠他債嘛,所以今天他來討債了,對我們來講叫什麼?還了債,還債是什麼感覺?「無債一身輕」。好事壞事?好事嘛!有沒有哪一個人還了債,「氣死我了,真不甘心。」那是不明道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所以哪一個人給我們要債了,我們還得心不甘、情不願,這個叫愚痴、顛倒,要還得很高興。

大家有沒有被罵了之後,跟他說「謝謝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那個人給你罵兩次、三次你都微笑對他,最後他罵不下去了。罵不下去變什麼?「算了算了,不要跟你要了。」接著呢?佩服你,打聽一下,這個人,這個時代還有這麼有修養的人,一打聽,原來是學中華文化的,學《弟子規》的。可能他們家這個學聖教的緣分就接上了,那你就功德無量,你就是以身弘揚中華文化,給聖賢人臉上貼金。所以真明理了,日日是好日,時時是好時,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這個不是理論哦,理得心就安在這樣的境界裡面,都是好事。

孔子知天命,孔子四十不惑,所以他能「上不怨天,下不尤人」,「下學而上達」,這都是夫子值得我們學習的。什麼是「下學」?「上達」,「上」就是契入這些聖賢的境界,契入所有萬事萬物道理的本源、根本;「下學」是在所有這些人事境緣當中一接觸,從中了解道理,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為什麼他對我不好,原因還是前因我對他不好,明明白白,就不會去怨、不會去尤了。包含面對所有社會的現象,都很清楚,因為沒有教育的關係,人不學,不知義、不知道,人能這樣去理解去寬恕他人,怎麼可能會有怨尤呢?

【以推誠心。治猜忌心。以鎮定心。治搖惑心。】

定力很重要,才能遇境不亂。所以那一天我們跟大家交流了一段《格言聯璧》,我們也複習一下。「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虛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心平氣和,「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觀天下之理」。我們很多時候在論一些事情,情緒都會控制不住,那就不行,要「平其心論天下之事」。「潛其心」,謙卑的來深入這些義理,觀天下之理。最後呢,「定其心」,有定力,「應天下之變」,任何境界出現,首先心不慌亂,定住;只要定得了,不被境轉,就能以智慧、理智轉這個境,這裡講『以鎮定心,治搖惑心』。

所以當有一些變故發生的時候,大家要互相了解,先不要慌,一定要先定下來,一定有方法,一定可以解決。往往慌亂當中,尤其決策會錯誤,決策一錯,可能這個方向偏頗了,產生的問題就會大。

【以忠正心。治偏袒心。】

這個『忠正』就像《大學》裡講,「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這個『偏袒』就是好樂,只要偏袒,偏心招感來的就是人心不平,不平再發展就是怨、就是恨,禍患就可能要到了。所以《易經》裡面講到,「履霜堅冰至」,一個人踏著霜就能感知到什麼要來了?寒冷的冬天要來了,他能見微知著。所以一個人也要懂得,洞察到自己偏心之後,家跟團體的災難就可能要來了。

《左傳》有一篇文章叫「鄭伯克段于鄢」,兄弟相殘,原因在哪?媽媽偏心,最後變成這樣。不只家庭如是,一個公司、團體的領導人,假如偏心、偏袒,底下的人心就不平,所以要賞罰分明。兒子不能溺愛,下屬也不能溺愛,你溺愛下屬他會很囂張,在你的面前一個樣,在其他人前另一個樣,他會狐假虎威、作威作福。那這也變成我們的過失,因為我們對他溺愛、偏袒。所以我們昨天講,「愛之不以道,適足以害之也」,我們一偏心了,可能招感來的是我們所愛的人的災難,因為其他人就嫉妒他、怨恨他。

漢朝初年,劉邦,他的皇后是呂后,可是劉邦特別寵愛他一個妾,姓戚,戚氏,所以這個不能溺愛。戚氏生了一個孩子叫如意,非常乖巧、懂事,又有德行,劉邦就覺得,「哎呀,這個孩子跟我挺像。」然後就有意思要立如意做太子。呂后這麼多年看著劉邦寵幸戚氏已經氣得快不行了,接著還要廢掉她的孩子,立他做太子,你說呂后氣不氣?問題是呂後的氣從哪裡來的?不就是從劉邦偏愛戚氏,造成戚氏之後的禍患嘛。所以如意被呂后害死了。結果他的母親被呂后手腳全切掉,放到豬圈裡面去,你看多慘,鐵定要報仇,就這樣沒完沒了。所以,明白這個真相,放下屠刀,別搞了,搞煩了,報來報去的沒完沒了,太辛苦了,對一切的人絕沒有怨尤的心。所以人一偏心,愛不了人,反而害了人都說不定。

【以大體心。治細務心。】

這句話也很重要。尤其領導者,他要抓大方向、抓大局,他不能芝麻綠豆的事都去管,他管那麼多,就好像一個國家的中央領導,每天跑到鄉鎮去,問他一些小事,把這些官都嚇壞了,是吧?鄉鎮廠長,「哎喲,大官來了,中央領導來了」,每天都驚魂未定。所以要抓大方向。

在漢朝,有一個宰相叫邴吉,有一天他走在路上,出去巡視,了解一些民情,突然底下的人跑來,宰相,不好了,這個地方有人打架,動刀子了。他問,地方官知不知道?知道了。哦,好,走吧。沒管。結果又走了一段距離,突然看到一隻牛躺在地上,在那裡喘,宰相一看到趕緊跑過去,調查清楚,這隻牛是不是瘟疫了,牛瘟了。後來一了解,因為不守規矩,被牠的主人追了老半天,太累了,喘得不得了。哦,沒事了,接著走。

旁邊的這些下屬,就有點納悶,宰相怎麼關心牛、不關心人?明明《論語》裡面孔子就是問人不問馬,怎麼我們宰相讀聖賢書讀一輩子,是問牛不問人。那《論語》裡面講,孔子家裡的馬廄失火了,孔子馬上第一個反應:「傷人乎?」這個不容易,古代人買一匹馬,相當於現在是買一台BMW,是不是?那要很久的俸祿才買得了,突然間沒了、壞了,沒有一點難過,馬上先關心人有沒有受傷,是吧?假如你的朋友把你的BMW開出去,一傳回來:「報銷了。」然後我們坐在那裡,「天啊……」老半天還回不過神來。

但是,他的下屬有一點很可貴,他問。很多人不問,悶在心裡,「哎呀,這個宰相沒仁慈心,問牛不問人」,愈這麼想,愈看這個宰相就愈奇怪。人這個心理作用很厲害,聽了一些對某個人的看法,就愈看他愈不順眼,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個經驗?比方說懷疑這個人,他偷了我家的什麼東西,然後就每一天看到他,愈看愈像。突然過了一個禮拜,回到家一看,啊,原來這個東西在家,沒有不見。請問那一個禮拜看人家,覺得人家有問題,不是人家有問題,誰有問題?自己的心有問題。

所以可能我們在各地,也都會遇到一些毀謗某些人,尤其各地負責的頭,特別容易受毀謗,因為他負責的事情多,所謂「名高妒起,寵極謗生」。所以高處不勝寒,愈高,做很多事情,他方方面面都得考慮,有時候他也有考慮不到位的地方,但是不到位,並不代表他不是善心,不能因為我們考慮到的,他沒考慮到,我們就懷疑他,或者瞧不起他,這個都不妥當。一個人能沒有私心,就很可貴,至於傳統文化的這些經驗,每一個人都在積累,大家多集思廣益就對了,但是不要懷疑這些真發心、沒有絲毫為自己想的人,因為連這樣的人我們都懷疑,特別讓人寒心。而且這些人在各地很可能也是當地的精神支柱,我們更不能亂毀謗、亂懷疑,多給他一些寶貴的意見,彼此信任,才能團結在一起。

邴吉他的下屬一問,其實孔子跟邴吉的存心是完全一樣的,可是從行為上看,可能就判斷不出來。而且邴吉是從大體大局去看,因為他是宰相,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官,既然已經有地方官處理了,他再去插手可能會添很多的負擔。因為他一到,當地這些官員統統得要知會他、得要照顧他,何不讓這些官員好好去處理這個事情就好了,別多事了。一個人細節的事管太多,他就沒有很好的一個狀態去冷靜思考一些重要的決策。所以官愈大,愈多時間不能忙在瑣碎的事情,他得要時時非常冷靜,甚至多看這些治國的經典,他遇到事馬上可以從經典知道怎麼做。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三軍總司令是艾森豪將軍,他管什麼的?他管四個人,陸軍總司令、海軍總司令、空軍總司令,加一個參謀總長,他就管這四個人。有沒有可能哪個地方沒米了、沒彈藥了,還跑來跟他講?為什麼他必須要非常冷靜?因為他一個決策錯了,那可能是幾萬甚至幾十萬的命就沒了,所以他還得常常放鬆心情,出去走一走,在大自然裡面,才能做好決策。所以各地一些主要負責的人,不能讓他太忙,甚至忙到都快趴下來了,累得不行了,也要護念好這些負責人,讓他身心不能超負荷,然後要對我們當地的一些重要的發展決策,要好好思考,凝聚共識。凝聚了共識,所有的人往同一個方向、同一個目標出力,才能做得更好。不凝聚共識,每個人方向目標都不同,力量就使不出來。

所以,邴吉講到,那個自有地方官去管,可是我看到一頭牛是這個模樣,牠很可能是染上牛瘟,而那個牛瘟傳得特別快,我必須趕緊處理,不然牛太多受到牛瘟的話,沒有耕田的牛,老百姓可能就吃不了飯。他是從這個角度看,所以趕緊了解。

接著帝君講到:

【嗟乎人心。不治不純。】

人心還是要對治這些習氣,才能恢復純淨純善。

【如彼亂絲。不理不清。】

這個是譬喻,就像頭髮很亂,得要梳理,「不理不清」。

【如彼古鏡。不磨不明。如彼劣馬。不勒不馴。】

調服牠,牠才能溫馴。

【我故說經。欲治人心。人心得治。天清地寧。】

好,這個是從「主動對治習氣」跟大家做一個交流。所以很多經教裡面的這些教誨,其實都是強調對治。而這個對治,其實還是修行靠個人,得自己好好下功夫。因為每一個人嚴重的習氣不同,所以《格言別錄》裡面又提到,「輕當矯之以重」,一個人輕浮,就當矯正自己,用什麼?用穩重,「急當矯之以緩,褊當矯之以寬」,這個剛剛應該都有類似的經句提到,「躁當矯之以靜,暴當矯之以和,粗當矯之以細」。

在佛門做了一個整理,所有的修行不外乎六個原理原則,六度萬行也是對治。布施對治什麼?度慳貪,這個度是度自己,是成就自己。持戒度惡業。忍辱度瞋恨、瞋恚,也包含度嫉妒、怨恨,這些都包含在裡面。精進度懈怠,蹉跎時光、因循茍且要靠精進來度,不能讓一秒空過,不能讓一句話空說。禪定度散亂;智慧度愚痴。

我們進一步說,這個六度從哪下手?從布施下手。而這個六度裡面比較具體的,我們可以從現在的一些生活情境來談。具體怎麼落實布施?「以慈悲歡喜為布施」,跟一切人相處,為人著想,給人歡喜,這個就是在布施,這個就是在放下貪心跟自我。

怎麼持戒?「嚴淨三業」,所有惡的行為都離不開身、口、意三業。身造殺、盜、淫,口造妄語、兩舌、綺語、惡口,意造貪、瞋、痴,我們把身口意這三業都能「嚴淨」,讓它清淨,不貪、不瞋、不痴,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綺語、不惡口,嚴淨,這個嚴當然就要提高警覺,不能放縱。

「以隨緣順受為忍辱」,不管任何人事環境跟物質環境,都歡歡喜喜接受,安守本分提升自己。其實就是我們剛剛講的,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隨緣順受,修自己忍耐的功夫,忍辱。

「以調伏習氣為精進」,這個說得好,精進不是你每天拿著書就叫精進,這是一個方法、手段,實質是什麼?習氣有沒有愈來愈輕?所以「以調伏習氣為精進」。

「以不忘正念為禪定」,一個人念念都是在道義、仁義中,他是定的,他不會散亂,不忘失正念。一有妄念,「不怕念起,只怕覺遲」,馬上轉回來。「不忘正念為禪定」。

最後,「以方便覺察為智慧」,時時都能善觀己心,覺察到自己有沒有偏道了,有沒有偏到迷邪染,趕緊轉回來覺正淨就對了。這個覺察,善觀己心。而且方便裡面,就是在處事當中,念念想著給人方便,善巧,讓人受益,這個都是智慧的表現。

 

好,今天早上的課就跟大家先談到這裡,謝謝大家。


【字體: 】【打印文章